红豆花开君归否

目前算是暂离日圈。沉迷史圈中,玄亮和怀瞾是史圈本心。两对君臣都是千古佳话!三国在下只认央三,还望见谅。偶尔产粮,糖多于刀。有时候会坑文,短篇较上手,欢迎各路人马勾搭!

还是写出来了。。。但感觉像是流水账。。。文笔太渣了。。。ooc肯定有。。设定是他们之前不认识彼此的。进之介和刚除外,他们是好友。如果不介意,那就请看下去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公寓日常—序章

 亚树子嫁出去之后,鸣海侦探事务所就又只有翔太郎和菲利普在住了。翔太郎舍不得菲利普继续睡地下室,但是事务所的床又太小了,就算是想换床,也没地放啊。这件事让翔太郎发愁的不得了。再三斟酌,决定出去租房子住。但又不能离事务所太远,而且还要价位合适。这可愁坏了他。翔太郎每天除了要解决大大小小的委托,还多了项任务—寻找合适的房子。

 在跑遍了整个风都的房屋中介所后,翔太郎终于找到他理想中的房子了。离事务所不算很远,开着 HardBoilder的话,只需要十几分钟,而且房租不算贵,条件全部符合翔太郎的要求。翔太郎要求想和房东见个面,然后签约。负责人立马同意,给房东打了个电话。

 没过一会,一个俏丽的女人就走了进来,径直走在负责人的身边。“那接下来让左宫小姐和你谈,她是那套公寓的房东。”负责人站了起来说,说完就走开了。

 女人扬起一个漂亮的笑,说:“我叫左宫 时。是这套公寓的房东。这套公寓应该只剩下一楼靠楼梯那一间了。大小差不多54叠左右。那还有另外十间房,都有住客。水电家具都有,交通也还算便利。”“那我明天搬过去应该没问题吧。”翔太郎问道。左宫拿出一份协议,说:“你看看协议,没问题就可以签了。明天入住是没问题的。那里每个星期都有打扫。应该前天才轮到进之介他们家打扫过。”翔太郎仔仔细细地看着协议,毕竟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“月租5万,先付一年的租金,水电费自己付。当然最重要的是,要和其他住客和谐相处哦。”左宫托着下巴,说。看协议没什么问题,翔太郎签了协议,说:“一年的房租我明天汇给你。”“没问题。一式两份。”左宫拿出协议的复印份,也让翔太郎签了字。复印份也就交给翔太郎了。

 翔太郎前脚刚走,左宫后脚就给目前留守在公寓的人发了条短信,说明天有人要入住。

 翔太郎从中介所出来后,直接回了侦探事务所。

 “菲利普,我回来了。我找到合适的房了!”翔太郎兴奋地打开地下室的门,冲着正在检索东西的菲利普说。听到翔太郎的声音,菲利普总算把自己从地球图书馆拔了出来,仰起头,一脸兴奋地看着翔太郎,说:“有趣,什么样的房子让你跑遍风都的房屋中介所才找到的。”翔太郎将帽子挂在地下室门的挂钩上,说:“距离事务所不远,而且月租5万,有54叠那么大。而且水电家具都有。协议写着是一房一室一厨一卫。房东还说,那里还有别的住客。不过水电费自付。条件还是挺不错的。明天就可以搬过去。”“这的确很符合翔太郎的要求,那我们要收拾什么过去?”菲利普问道。“我想的话,应该没什么吧。毕竟我们主要呆的地方还是事务所,但衣物被子什么的就都要搬过去了。”翔太郎说道。“那似乎就没什么搬的了。”菲利普想了想,说道。“反正明天早点起床,收拾一下东西就可以了。”翔太郎说。“那今晚我陪你睡吧。”菲利普突发奇想,一脸开心地对翔太郎说道。翔太郎整个人呆住了,完全没反应过来。“不想吗?”菲利普看了看翔太郎,久违的嘟了嘟嘴,说。“不不,当然可以了!”翔太郎几乎不假思索的回答道。说完他又后悔了,天知道他对着菲利普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。

 翔太郎喜欢菲利普,这件连傻子都看的出来的事,只有菲利普自己毫无察觉。这让翔太郎特别头疼。自己主动出击,但又担心给菲利普造成困扰。这也是这两个人为什么能够维持着友人以上,恋人未满的状态的原因之一。

 菲利普在得到翔太郎的许可之后,兴冲冲地从地下室搬来自己的被子和枕头,一把甩在床上。翔太郎看着兴奋的菲利普,只好认命了。菲利普倒是一夜好梦,还时不时把翔太郎当抱枕抱一下,翔太郎可就没那么好了,看着菲利普安静的睡颜,简直没法睡。他认命地看着天花板,终于迷迷糊糊地打着瞌睡,睡了过去。

 隔天早上,太阳刚从窗户跳进来的时候,两个人就都醒了过来。菲利普利索地爬了起来,因为睡在里面,不小心压到翔太郎,翔太郎也就跟着醒了过来。洗漱完之后,翔太郎找出箱子,准备收拾行李,菲利普则是在门口挂起了“休业一天”的牌子。

 “翔太郎,我们要收拾什么?”菲利普看着正在封箱底的翔太郎问道。翔太郎指了指床,说:“被子啊,枕头啊,还有衣服,都要打包带走哟。衣服要留几件在这里,以防不时之需。然后其他东西恐怕就得再买了。不过房东小姐说那里也有家具,应该不需要买太多东西。”听完翔太郎的话,菲利普乖乖地把被子都叠好,衣服什么的也都收拾了一下,放在床上。翔太郎说了句“thank you”,就继续忙着了。

 等东西都收拾好了,已经是过了早餐时间。翔太郎一副累瘫的样子,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。“翔太郎,我们去风面那里吃早饭吧。”菲利普说。翔太郎坐了起来,说:“也好,反正等会照井那家伙会过来帮我们。”“你有告诉照井说我们要搬家?”菲利普问道。“毕竟我一个人搬不了嘛,就找来他了。他今天休假。”翔太郎解释说。翔太郎站了起来,领着菲利普去风面那吃早饭。

 等到回到事务所,照井和亚树子也出现在事务所。“我还以为你是打算搬事务所呢。”照井看着为数不多的两三个箱子,说。“只是把住宿和事务所分离开而已,哪里可能搬事务所呢。”翔太郎说。“那新住处怎么样?”亚树子问道。“还没正式看过,不过还可以。54叠那么大呢。”翔太郎说。“那我们就去看看吧。”照井搬起地上的箱子中的两个说。翔太郎搬起剩下的箱子,说:“那就一起去看看吧。”

 开着机车,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公寓。一楼靠楼梯的第二间屋子门口站着一个青年,扬起笑,问道:“你们就是新来的吗?”翔太郎有些小心的点了点头,说:“是的。我们是邻居。”“钥匙在进之介桑那里,你等会哈。我叫宝生 永梦。”屋子里走出另一个青年说。翔太郎点了点头,说:“我叫左 翔太郎。”永梦敲了敲他左手边的屋子,说:“Brain,Brain,新的住客到了!”开门的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,穿着黑色的裙子,揉了揉眼睛,说:“请等一下。我得找一下钥匙在哪。”“Medic,家里只剩下你了吗?”永梦问道。“Brain出去买今晚要用的东西了,Heart大人和进之介去上班了。”Medic边在鞋柜的小柜子里翻找,边回答说。不一会,钥匙就被翻了出来。Medic将钥匙递给永梦说:“我要再睡一会,别叫醒我啊。”“那你就去睡吧。”永梦接过钥匙,笑着说。Medic等永梦跑向翔太郎后,才关上门,跑去睡回笼觉。

 永梦将钥匙寄给翔太郎,说:“你们的钥匙,前几天进之介桑才收拾过,不会很乱的。我们会帮你,今天恰巧我休假。”“那就麻烦你了。”翔太郎礼貌地说。“别客气,你能住在这里,也就代表你也是假面骑士了。假面骑士就应该互相帮助,不用客气的。”永梦边帮翔太郎打开门,边笑着说。翔太郎愣了愣,将箱子放在玄关口,问道:“假面骑士?你怎么知道的?”“看样子,她没告诉你啊。这里的住客大多是假面骑士啊。”永梦吃惊地说。“她还真没说。”翔太郎嘟囔了一句。

 永梦帮着把箱子搬到客厅,说:“我是假面骑士Ex-Aid,刚才站在我房间门口的是Prado。我房间左手边的是进之介桑一家,进之介旁的是刚君和chase。你楼上的是火野桑和Ankh,我房间楼上的是弦太朗和贤吾,进之介桑楼上的是花家医生和飞彩,刚君楼上的是士桑和海东桑。火野桑楼上的是五代桑和一条桑,弦太朗楼上的是天到桑和加贺美桑,他们隔壁是剑崎桑和相川桑。最后一个房间是聚会室。”“这里住着不少人啊。全部都是骑士吗?”翔太郎边收拾从箱子搬出来的东西,边问道。永梦也在打下手,回答道:“并不是的。和我同居的Prado是Bugster,也就是病毒。进之介桑是假面骑士Drive,他的爱人HeartRoidmude,也就是恶路程式,而Brain和Medic也是Roidmude,当然了他们是好人。刚君是假面骑士Mach,Chase是假面骑士Chaser。火野桑自身既是假面骑士OOO,也是Greeed。Ankh也是Greeed。弦太朗是假面骑士Fourze,贤吾是他的好搭档。花家医生和飞彩是我的同事,飞彩是假面骑士Brave,花家医生是假面骑士Sniop。海东桑是假面骑士Diend,士桑是假面骑士Decade。五代桑是假面骑士Kuuga,一条桑是他的搭档。天道桑是假面骑士kabuto,加贺美桑是假面骑士Gatack。剑崎桑是假面骑士Blade,相川桑是假面骑士Chalice。”“厉害!这栋公寓里居然住着这么多假面骑士!”翔太郎惊讶地说。“你们呢?”永梦问道。“我们是两人一体的假面骑士,W。”翔太郎一脸骄傲地说。“我叫菲利普,是W的另一半。”菲利普说道。“你们就是风都的传说啊。那位骑士啊。那么另外两位就是照井龙桑和亚树子夫人了咯。”永梦开心地说。“连我们都知道?!”亚树子惊诧地说。“因为海东先生有说过啊,他可是万事通,就是不常在家而已。”永梦笑着说。

  谈笑之间,房间也就收拾得七七八八了。永梦看了看房间,说:“左桑刚搬过来,要不今天中午在我那里吃饭吧。今天只有我们还有Medic在公寓里而已,其他人都出去了。Brain去买今晚开party用的东西了,你们也来吧。”翔太郎没有推辞,他们刚搬过来,认识一下邻居也是好的。“对了,你们记得在公寓旁的邮箱上写上你们的房间代号。要不会拿错信之类的。”永梦提醒道。翔太郎谢过永梦的提醒,决定房间的代号就写“W”好了。

 翔太郎隐约觉得,这次的决定似乎不错。或许会遇见很多有趣的事。他开始期待接下来的生活了。


评论(12)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