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豆花开君归否

目前算是暂离日圈。沉迷史圈中,玄亮和怀瞾是史圈本心。两对君臣都是千古佳话!三国在下只认央三,还望见谅。偶尔产粮,糖多于刀。有时候会坑文,短篇较上手,欢迎各路人马勾搭!

终于第一章出炉了,但依旧像流水帐。。。。特别想吐血。。ooc请注意。我加了一个私设,就是园咲家其他人以数据体的形式存在于地球图书馆。毕竟觉着其实园咲家还是挺好的。。。结尾的下集预告只是为了记脑洞。。。可以忽略。接下来我会试着从不同人的角度来写故事,全角度地写。。。实在是无力。。如果可以的话,接下来就是正文了。。。请大家多多指教。


公寓日常1—欢迎会

  翔太郎在永梦那吃过午饭后,清点一下需要买的东西,带上他家菲利普就出门去了。他要把一年的月租汇给左宫,还要置办物品,钱包又得空了,翔太郎心酸地想道。照井龙和亚树子吃过午饭之后就离开了,说是有事。

等到置办完东西,抱着大大小小的袋子回到公寓时,已经是傍晚了。

当他们两个站在门口准备开门的时候,一个醇厚而响亮的声音冲他们身后传来:“你们就是新来的住客吗?”他们两个转身一看,是两个长得很好看的男孩子。一个手里拿着相机,穿着白色的外套,带着笑意地看着他们。另外一个穿着紫色的外套,面无表情。翔太郎点了点头,回答说:“是,我们今天早上才搬过来。”穿着白色外套的男孩子举起手里的相机,朝他们拍了两三张照片,说:“我是诗岛刚。这家伙是我的死党,Chase。”翔太郎也礼尚往来,说:“我叫左翔太郎,这是我搭档菲利普。”刚迈着轻快的步伐,把相机递给Chase,走到他们身边,说:“请多指教!对了,注意你的宝物哦!”这话听得翔太郎一愣一愣的,注意自己的宝物,是什么意思?翔太郎本想问清楚,但刚留下句“等会见”就回自己的房间了。翔太郎只好先罢休,开门,和菲利普把买回来的东西安置好。

等到一切都准备就绪,已经是快七点了。翔太郎刚想休息一下,就有人来敲门了。翔太郎不想动,菲利普只好去开门了。

来人是永梦。“菲利普君,左桑呢?”永梦问道。菲利普指了指自己身后,说:“躺在那休息呢。”“欢迎会快要开始了,你们快点来吧!”永梦开心地说。菲利普立马被点燃了兴趣,跑回客厅,拉起躺在地上的翔太郎,兴奋地说:“翔太郎,有欢迎会哦!我们快点去吧!”翔太郎看着菲利普兴奋的表情,只好乖乖地爬了起来,和他们到三楼的聚会室。

在聚会室门口,翔太郎和一个穿着小马甲,发尾翘起来的男人撞了个满怀。翔太郎连声道歉:“对不起啊!”男人扬起一个灿烂的笑,说:“没事。”但男人身后传来另一个声音:“海东,把东西还给人家!”菲利普从翔太郎身后探出头,站在被撞男人后面的是一个胸前挂着品红相机的男人。翔太郎愣了愣,看着突然冒出来的男人,一脸迷惑。海东扬起嘴角,说:“士的眼睛越来越灵敏了呢。真令人高兴。”“你们要是吓到新来的住客怎么办?”一个穿着红色长风衣的男人站在门框,说。那个胸前挂着品红相机的男人从海东的怀里拿出Joker的记忆体,递给翔太郎,说:“以后小心点,这家伙可是小偷。我叫门矢士。”翔太郎接过士递过来的记忆体,一脸惊诧的看着海东。海东倚在墙边,微微扬起嘴角,说:“我是海东大树。”“快进来吧,菜已经快要做好。”那个穿着红色长风衣的男人招呼道。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红衣男人转过身,说:“忘记自我介绍了,我是Heart。”“我是左翔太郎。”“菲利普。”翔太郎和菲利普也各自介绍了自己。一段小小的闹剧总算是落幕了,而永梦早就乘着这个小闹剧的时间,溜进了聚会室。

聚会室比其他的房间要大,大概多个七八叠的样子。分为三个地方,一边是厨房,中间是客厅。另一边是客房。这三个区域靠纸门隔开。要是有客人来,家里又住不下,可以住在这里。平常开Party,或者进行其他团体活动都在这。这些都是Heart告诉他们的。

在厨房里,一个男人正优哉游哉地做着料理,前面的刘海扎成小辫子,反折在头顶。另一个穿着休闲装的男人在一旁打下手。男人的腰侧垂着三辆精巧的小车。踏进门的海东也跟着在厨房帮忙。Heart顺着翔太郎的视线看去,说:“那个优哉游哉的是天道总司,在打下手的是泊进之介。”翔太郎点了点头,收回视线,看了看坐在方桌旁的人。

Medic迈着小碎步,坐在翔太郎身边,说:“我叫Medic,请多多指教。”翔太郎有些受宠若惊,说:“我叫左翔太郎。请多指教。”说着,露出一个有点猥琐的笑。菲利普揪住翔太郎的耳朵,说:“翔太郎,能不能不要看见卡哇伊的女孩子就凑上去啊!”“疼疼疼!菲利普!你先松手!”翔太郎连忙求饶。“看样子,左对你家搭档是没什么办法的呀。”刚在一旁幸灾乐祸地说。菲利普听到翔太郎求饶,“好心”地松开了手,乖巧地向Medic道歉,并且做了自我介绍:“对不起,我代替翔太郎道歉。我叫菲利普。”“菲利普君好像监护人啊。”永梦无厘头地冒出一句。“哪里有,明明我才是他的监护人。”翔太郎辩解道。“其他人呢?我只记得Brain说他会晚点来而已。”Heart问道。“加贺美得晚点回来,他今天帮同事代班。剑崎和相川应该快到了。如月和歌星在房间里写作业。”天道回答说。“花家医生和飞彩还有手术,也会晚点回来。火野桑和Ankh君去打零工了,应该快下班了。五代桑和一条桑也有说会晚点回来。”永梦乖巧的盘起腿,回答说。“住在这里还有学生吗?”菲利普问道。“有哦,我们楼上的那两位就是高三的。”一阵红蓝交错的数据从永梦的身体里跑出来,化作Prado的样子,回答说。“你也是数据?”菲利普看着Prado,问道。“我是寄生在永梦体内的Buster,也就是病毒。”Prado学着永梦的样子,盘着腿回答说。

因为都是数据这一点,菲利普和Prado以极其快的速度熟识起来,甚至都能拉起联队打游戏了。翔太郎拿着他家这辆随时都有可能暴走的知识列车,提心吊胆啊。而永梦也对两个人以惊人的速度成为朋友这件事惊讶不已。这都快超出他的理解范围了,他家Prado表面上狂拽上天,其实就是个小孩子。可到现在,能和他瞬间变得这么亲密的还没有啊!Chase看着两个目瞪口呆的人,小声地在刚耳边说:“怎么有点奇怪的感觉?”“恋人突然倒戈,换谁都会惊讶。”刚小声回答说。Chase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。

打破这种微妙的气氛是晚归人们的脚步声。“看样子,晚饭做的差不多啊!”最先进来的是一个看起来很爽朗的青年瞅着厨房,说。后面跟着打着很规矩的领带,却穿着一件不相配的长风衣的男子。永梦笑着朝他们说:“欢迎回来,五代桑,一条桑。”“听说今天有新的住客呢。”穿着长风衣的男子微微笑着,说。永梦指了指翔太郎和菲利普说:“这就是今天新来的住客。左翔太郎桑和菲利普君。”翔太郎帮自己和菲利普做了自我介绍。两个人坐了下来,那个看起很爽朗的男人说:“我叫五代雄介。”说着向他们竖起了大拇指,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。另一个人脱下长风衣,说:“我叫一条熏。这是五代的习惯,请别介意。”翔太郎摇了摇头说:“怎么会呢。五代桑笑起来很爽朗呢。”五代听到翔太郎的夸奖,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。

本来在做菜的天道走到纸门边,说:“你们谁去看看如月和歌星作业怎么样了?”Chase自告奋勇,去二楼看看两位高中生怎么样了。

Chase前脚刚走,后脚就有人来了。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很高的男子,牛仔裤上挂着有些过时的裤链,是晶莹剔透的蓝色。上边穿着像是什么公司的制服,最引人注目的大概就是右手食指上的红心戒指吧。走在他后面的是一个穿着松垮的土黄色长风衣的男人,因为看起来矮了走在前面的人一个头,显得很小巧。看起来很温和的样子,手里拿着一部老式相机。而他的右手食指也有一枚戒指,不过是黑桃。似乎与走在前的男人是同款。

“你们也回来了啊。剑崎,相川。”Heart站在纸门边接过进之介递过来的菜,说。“今天的收获怎么样?相川。”刚问道。“刚,别直呼其名啊。”进之介提醒道。“不,没什么关系。”拿着相机的男人坐在翔太郎隔壁,说。“我是今天新搬来的左翔太郎。那是我搭档,菲利普。”翔太郎凑了过去,指了指菲利普,笑着说。“相川始。”始简洁的回答说。和始一起进来的男人坐在始的身边,说:“我叫剑崎一真。始就是这个样子,请不要见怪。”翔太郎摇了摇头,表示不介意。剑崎对着翔太郎扬起了一个像大男孩一样,纯真的笑。

翔太郎没想到会和剑崎相见甚欢,两个人聊的很起劲,士和刚,还有Heart时不时插上一句。刚和始在看相机里的照片,讨论谁拍的更好。菲利普,Prado,永梦三个人已经一头扎进游戏里了。而厨房里的天道,进之介,海东忙得不亦乐乎。Medic则是趴在纸门边,看着他们做菜,眼睛里闪着好看的光芒。

去二楼看两位高中生怎么样的Chase则是变成在帮他们校对功课。毕竟被人一脸放闪的样子看着,Chase感觉自己不答应都是一种罪恶了。

当指针指向七点的时候,终于所有人都到齐了。大家也都和翔太郎还有菲利普互相介绍。当然,菲利普的介绍大多是翔太郎在帮忙,谁叫他和永梦还有Prado沉浸在游戏里呢。

到了开饭的时间,桌上摆满了各种菜式,刚像献宝一样地说:“这顿饭可是由我们中最会做饭的做的。你们快试试。进尼桑的手艺可是没得说的。”士一边夹起块寿司边说:“海东的手艺不比谁差。特别是天道总司。”士大多情况下对于天道都是直呼其名,至于原因,没人说的清楚。翔太郎也跟着夹起块寿司,入口那一瞬间的美味让他忍不住用尽每一个细胞来感觉这美味。翔太郎连忙夹几块放到菲利普的碗里,有些口齿不清地说:“超好吃!菲利普!快尝尝!”菲利普看着翔太郎顾不得形象,不断试菜,试着咬了一口寿司,终于明白为什么翔太郎会这样了。

看着两个人满足的表情,Heart明白他两很喜欢这些菜。他一边给进之介添菜,一边说:“很好吃吧。进之介他们几个的手艺可是堪比专业厨师的。”“果然在辛苦学习后吃一顿美味的食物最棒了!”弦太朗高兴地说。映司拿出买回来的啤酒,说:“加上啤酒就更好了。”“事先声明,我不会让Chase喝酒的。”刚一边拿过啤酒一边说。“的确,Chase不适合喝酒。”一条说。翔太郎小声问坐在旁边的永梦是不是发生过什么。结果让剑崎听到了,说:“之前给始开生日Party的时候,Chase喝了点酒就醉了,说了不少胡话呢。嘛,大多是酒后吐真言就是了。”然而刚的脸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烧了起来。

天道他们几个做了不少菜,像炸鸡腿啊,天妇罗啊,刺身啊,寿司,饭团,和果子之类的。除了不能喝酒还有几位未成年人之外,啤酒成了最好的助兴剂。你说未成年人包不包括菲利普?据翔太郎说,菲利普从年龄来说还是未成年,不能喝。但菲利普可不干,怎么说他都得二十了。被这个问题纠结的菲利普差点就打算进入地球图书馆查个清楚,吓得翔太郎只好应承。要是在这里暴走那就糟了。但他也不敢让菲利普喝多的,毕竟他没喝过酒。翔太郎预感到要是让冴子或者若菜知道,他会死的很惨。

借着酒兴,大家聊得很开心。“大家是做什么的?我是干侦探的。”翔太郎问道。“我和相川都是摄影师。”刚举着啤酒回答说。“进之介,Heart,加贺美,还有我是警察。”一条也难得开怀地喝着酒,微笑着说。“我现在在一家餐厅打工。”五代说。“我和Ankh在打散工。对我来说,有明天的胖次和零钱就够了。”映司说。“这才是造成我们每次都会被那个女人追房租的原因吧!映司!”Ankh瞪了映司一眼,有些不满的说。“火野君有些奇怪呢。”翔太郎评价道。“我们两个在各个时空旅行,没有固定职业。不过,海东是个小偷。千万要注意好你的东西。你可是被偷过一次了。”士调试着胸前的相机,说。海东搭上士的肩,说:“士,没有你这么说我的。”“你的Diend还是偷来的,不是吗。”士继续戳穿海东。翔太郎算是知道为什么刚要他注意自己的宝物了,身边有个大盗啊!“你们小两口要折腾回去再折腾。”天道说。“我是在家里当程序设计员,Medic没工作。”Brain习惯性地用手帕擦了擦额头,说。“嘛,是我不舍得让Medic工作的。家里有三个打工的就够了。”Heart解释说。“我是刚的助手。”Chase继续面无表情的说,但提到刚的名字,表情柔和了些许。“无证庸医开了家黑诊所,我和研修医在圣都大学附属医院工作。”飞彩带回了蛋糕,此时正在悠闲地享用,回答说。“无证庸医就是花家医生,研修医是我。Prado寄身于我体内。”永梦解释说。“我和贤吾在天之川学园高中上高三了。”弦太朗喝着果汁,笑嘻嘻地说。“那天道桑和剑崎桑呢?”翔太郎问道。天道缓缓举起手指,说:“奶奶说过。”但还没说完,加贺美就打断了他:“他在家里炒股。”天道无奈地看了一眼加贺美,没说什么。剑崎笑了笑,说:“我边给始当助手,边在打工。”

有酒有菜,一群男人天南地北地聊着。唯一的女孩子只有Medic而已,她一边吃着菜,一边时不时插上一句。气氛是显得那么愉快。新来的两个人儿很快的融进了这个大家庭。大家互相开着玩笑,互相聊着遇到过的战斗。笑声在这间房间里,暖暖地回荡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下集预告:

   在举行完欢迎会的隔天早上,整栋楼被进之介的惨叫声响彻,是什么事能让进之介如此紧张?又为什么海东会差点被拉去警局“喝茶”呢?这到底是案件,还是另有隐情?请关注下一集,请注意你的宝物哦!


评论(6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