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豆花开君归否

目前算是暂离日圈。沉迷史圈中,玄亮和怀瞾是史圈本心。两对君臣都是千古佳话!三国在下只认央三,还望见谅。偶尔产粮,糖多于刀。有时候会坑文,短篇较上手,欢迎各路人马勾搭!

因为懒癌再加上身体原因(最近有点中暑,而且肌肉老是酸痛),第二章拖到现在才发。。。脑洞拖久了的毛病就是写不出味了。。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。。。。请大家原谅啊。。。。最近刚补完法爷,有没有吃攻晴攻的。。想找个人一起玩。。。下面放文,欢迎吐槽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公寓日常2—请注意你的宝物哦!

  办完Party的隔天早晨是那么的美好,大家都沉浸在睡乡里。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打破了这美好的静谧。大家都被惊醒了。那些能喝酒的,昨晚大多没少喝,或多或少有点宿醉。大家纷纷不情愿地捂着还有些发疼的头,走了出来。

没喝多少的永梦很快就确定惨叫声是来自进之介家。他连衣服都没有换,连忙走出去。他晃了晃头,敲了敲门,大声问道:“泊桑!怎么了!”“我的Justice Hunter不见了(就是那辆警车)!”接下来又传来进之介的惨叫。屋里传来Heart的声音:“会不会落在哪里了啊?”接着屋里传来一阵翻找东西的声音。永梦还想问点什么,就被匆匆冲出来的进之介撞倒在地上。Prado连忙走过去扶起永梦,正想喊进之介两句,进之介的人老早就跑上三楼的聚会室了。Heart也跟着出来。

“怎么了!”Ankh没好气地问道。“泊桑的Justice Hunter好像不见了。”永梦回答道。“Justice Hunter是什么?”翔太郎揉着眼睛问道。“就是昨天进之介挂在腰间的小车。失踪的是一辆警车。”Medic好心地解释说。

三楼再次传来大吼:“海东大树!你是不是把他顺走了!”“我为什么要顺走你的JusticeHunter,我对他没兴趣。”海东半倚在士的身上,回答说。刚抬头看了一眼海东的状态,说:“进尼桑,犯人绝对不是海东。那家伙这个状态,恐怕昨晚没少折腾。”

刚这一点倒是说对了,海东和士昨天晚上是真没少折腾。在酒精的催化下,两个人狠狠缠绵了一个晚上。今天早上被进之介吵醒的时候,海东是真差点没忍住想揍人的节奏。被折腾了一个晚上,还被人吵醒,海东认为没有比这更倒霉的事了。

“家里还是没有,Heart,进之介。”Brain走了出来,朝三楼喊道。进之介从走廊探出头,看向楼下,说:“腰带先生怎么说?”“库利姆说,会不会落在特状科,还是Drive Pit。”Brain说。“你先冷静,进之介。”Heart看着快急上天的恋人,说,“既然库里姆都这么说了,就先安心吧。”

进之介只好先放下心,跟大家一一道歉。Heart很无奈地看了进之介一眼,他家这个啊,什么都好,就是有时候会过于急躁。Heart拉起进之介的手,安抚他的情绪,拉着他回到了家。他一边让进之介和Brain把被弄乱的家里收拾好,一边下厨做饭。

被进之介这么一闹,不少人没了睡意,起来准备早饭,然后准备该干啥干啥去。

吃完早饭,进之介和Heart准备去上班,而Brain也要去上交刚完成的程序,就只留下Medic在家。Heart不放心,本想去拜托永梦的,但想起永梦今天值班,只好放弃了。转向去拜托Chase,但他还记得最近刚有摄影比赛,不知道会不会接受Medic。Chase表示只要Medic不介意,可以跟着他们一起去。Medic当然满心欢喜的答应了。其他三人这才放心的出门了。

今天,久瑠间驾驶执照考场的人发现,平常最晚,巴不得可以偷懒就偷懒的泊 进之介居然第二个到达特状课,紧接而来的是他家的Heart。这是吹的哪阵风?居然能让泊警官这么早来?难道是吵架了?大家私底下开始纷纷猜测。结果还没一个小时,整个驾照考场就流传着进之介会早来是因为和Heart吵架了。当然,两个当事人忙着找Justice Hunter,没注意到这个流言。

最早来的本愿寺科长呆呆的看着突然冲进来的进之介,本想说点什么,Heart风风火火地跟了进来。他像知道什么似的看了一眼进之介和Heart,默默地退了出去,半阖上门,趴在门框上偷看。

但事情的发展方向和本愿寺的预料完全相反。他本来以为进之介和Heart是因为闹矛盾才会出现这种“奇观”。自己才会好心腾出空间给他们,毕竟年轻人闹闹矛盾还是会的嘛。但,不但没能看见预想里的画面,反而是看见了他们翻箱倒柜在找什么。而且是连桌脚都不放过。本愿寺看着快乱成一锅粥的办公室,忍不住推门进来,有点弱弱地问道:“你们在找什么?”进之介冲了上来,焦躁地揪住本愿寺的衣领问道:“科长,你有没有看见我的JusticeHunter!”本愿寺一脸懵地看着进之介,摇了摇头。进之介立马松开本愿寺的衣领,又冲了出去。本愿寺本来想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,可话还没出口,两个人都没影了。

而进之介两前脚刚走,大家后脚就到。看着乱糟糟的办公室,整个驾校考场回荡着惨叫声。

在特状课搜查无果,两个人转向Drive Pit。但糟糕的是,依旧没找到。进之介又怀疑起海东了,认为该不会是无意识给顺走的吧。毕竟他们公寓里就海东大树一个“大盗”。但Heart告诉他海东能顺走JusticeHunter的机会只有聚会结束之后那么一小会而已,可那个时候他还有看见啊。

就在进之介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,雾子打来电话,说有Roidmude出现,让他们快过去看看。

进之介只好放下这件事,和Heart驾驶 Tridoron赶往现场。

Roidmude已经被团团围住,警察们不敢轻举妄动。到达现场的Heart确认只是一只复制品。进之介没再犹豫,从车里拉出腰带先生,变身,很快地投入战斗。

他依旧是华丽而迅速地解决战斗。可Heart看得出他的战斗里有几分焦急。他知道,进之介之所以会那么担心Justice Hunter,是因为担心会被人利用。落在海东手里还好,毕竟过几天就会还回来。可要是落在有心人手里,那可就麻烦大了。

  解除变身后的某个人一脸忧郁地望着四周。雾子察觉到不对劲,问Heart发生了什么事。Heart和腰带先生你一言我一语地把Justice Hunter丢失的事告诉了雾子。听完了事情经过,雾子还想宽慰进之介来着的,可某人却直接钻回车里了。Heart也只好跟着上了车。

   “库里姆,你来驾驶,现在让进之介来驾驶太危险了。”Heart看着头顶小雨云的进之介,对腰带先生说。“OK。”腰带先生爽快地答应了。“库里姆,可以让泽神再做一辆Justice Hunter吗?”Heart问道。腰带先生想了想,说:“也不是不可以,至少现在还不确定是不是没了,就让玲奈再做一辆,有点不太好吧。”“说的也是。特状科还有Drive Pit都没有,说不定还是藏在家里哪个隐秘的角落呢。Brain不一定都找过了。”Heart说。

 回到特状课的进之介依旧低气压,头顶的小雨云越来越大。Heart看着没了精神的进之介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好拿出几盒牛奶糖放在他手边而已。而大概发生了什么事,大家也都从本愿寺那里听说了。进之介趴在桌子上,一边推着桌子上的车模型,一边吃着牛奶糖,看起来没什么生气。气压低到简直换了个人。

 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,Heart拉起已经快要废掉的进之介,回家去了。

 回到家门口,刚好刚他们结束摄影回来。Medic看着没了生气的进之介问道:“Heart大人,进之介的那辆小警车还没找到吗?”Heart摇了摇头。“该不会被困在哪了吧?特状科和Drive Pit都找过了吗?”刚问道。Heart一边将进之介安置好,一边拿出钥匙开门,说:“我们都找过了,就是没有。”“刚,你说会不会被困在那里?”Chase说。“是有可能!毕竟那里很少会有人去找。”刚明白Chase的意思,说。“你们说哪?”Heart问道。刚没有回答,冲了进去。Heart,Chase,Medic,进之介也连忙跟着冲进去。

  “找到了!”进之介和Heart的卧室响起了刚的声音,他们三个人连忙跑过去,只见刚一脸笑意,晃了晃手里的小车,得意地说:“Nice!果然在这里啊。”进之介激动地夺过刚手里的小车,显得有些语无伦次,“刚,你是在哪里找到的!”Chase指了指半开着的壁橱拉门,说:“大概是在这里面吧,上一次刚的SignalMach躲在那里过。我们找了好久才在衣柜里找到他的。”“一般人都不会去翻衣柜吧,更何况是Brain。而且进尼桑的Justice Hunter还自己会跑的。藏在这也就不奇怪了。”刚带着些小得意说。进之介一手攥住Justice Hunter,一边揽过刚,紧紧地抱着,激动地说:“谢谢你啊!刚!”刚一脸无措地看着突然化身大型犬,趴在自己身上的进之介,向Heart投去了求救的眼光。

Heart接收到刚的眼神,抚上进之介的背,说:“找回来就好。你先放开刚。Chase的眼神都可以杀死人了。”Chase虽然依旧面无表情,但眼睛里流露出我是无辜的模样。进之介这才松开刚,说:“今晚就留下来吃饭吧!算是报答你了。”“最后做饭还不是Heart大人。”Medic说。Heart笑了笑,没说什么。“进尼桑是不是最好和楼上那家伙道一下歉?虽然他是大盗,可这次的事只是乌龙一件。”刚放下相机说。进之介点了点头,上了二楼。

  但二楼士海门口贴着纸条,说是要出去几天。下面士还留了个PS,说道歉就免了,等他们回来帮他们补充粮食就好了。进之介看着这张纸条,微微笑了起来。

  今天也很适合和家人一起共进晚餐,进之介突然想到。大概是因为所有事都平安解决,有惊无险的原因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一次的文真的是文不对题。。。我也忍不住想吐槽自己了。。。这一次没有下集预告。。因为脑洞还没有完全形成。大概是要写纵火犯什么的吧。。

评论(5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