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豆花开君归否

目前算是暂离日圈。沉迷史圈中,玄亮和怀瞾是史圈本心。两对君臣都是千古佳话!三国在下只认央三,还望见谅。偶尔产粮,糖多于刀。有时候会坑文,短篇较上手,欢迎各路人马勾搭!

又是脑抽出来的产物,就是小小的日常那种。。。掺杂了一点奇怪的东西。。那是因为粮太少了。。。请尽情吐槽。。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。。


五一(五代×一条)

“一条桑,好好躺着啦!受了伤就不要乱动啦!”

“只是小伤而已,不用这么紧张的!”

“不行,我都帮你请了假了!”

“那我的全勤奖岂不是就没有了!!”

“没事啦,没有全勤奖也可以的。最重要的是,一条桑要赶快养好伤。”

一条郁闷的看着自己打着石膏的手臂,无奈地妥协了。谁叫他捉个贼还能受伤。

剑始(剑崎×始)

  剑崎翻着手里的相册,对着窝在他身边的始说:“始的照片越拍越好看了。只是,名字不能改改嘛,用我的名字玩文字游戏。”后半句,剑崎无意识地略微撅起嘴。

  小小只的始稍微挪了一下位子,说:“好玩啊,不想改。”“那改成剑崎始吧。”剑崎扬起嘴角,说。“那不就等于我入了籍嘛。”始有些黏糊地说。“不好吗,始?”剑崎俯下头,在始的耳朵边轻轻咬了一下,轻笑着说。“哪里不好了。我乐意。”始的耳根染上一抹可疑的红色,回答说。剑崎心情大好地在始的额头上落下浅浅的一吻,笑得灿烂。

  我大概这一生,都败在你手里了,始。但是,我败得心服口服。

天加(天道×加贺美)

  “加贺美,回家吃饭了。”天道很随意地站在拐弯角,对迎面而来的加贺美说。加贺美推着自行车,看着来接自己的天道,扬起一个好看的笑。

  每天在拐弯角等加贺美下班,然后一起回家吃饭,这已经成为天道生活里,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浦桃(浦塔罗斯×桃塔罗斯)

  “前辈!我从直美小姐那里拿来了布丁哦。”浦塔罗斯晃了晃手里的布丁,对着桃子说。桃子一把抢过浦塔罗斯手里的布丁,大口吃了起来。

  浦塔罗斯看着满足地吃着布丁的桃子,在心里默默念了一句,果然前辈吃布丁的时候很可爱!

士海(门矢士×海东大树)

  “海东大树!为什么你又出现在这!而且,为什么我的相机在你手里!”士冲着悠闲自在地坐在沙发把玩着自己相机的某位小偷先生吼道。

  “我在看看士的相机值不值得我偷啊。”海东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,一脸无害地说。“但看起来不值得我偷呢。”海东说着,将相机放在桌子上。士凑近海东,略带沙哑地说:“可你已经偷走我的心了,海东大树。”

翔菲(左翔太郎×菲利普)

  “翔太郎,应该是我们哟。”菲利普窝在墙角,一边随意翻着书,边看着翔太郎打报告。

  听到这句话,翔太郎扬起一个宠溺的笑,将打好的我改成了我们。菲利普看着修改的地方,也笑了起来。

  我们是两人一体的风都侦探,无论何时都是。菲利普,你不但是我这一生唯一的搭档,也是我这一生最爱的人。

映An(映司×Ankh)

  “Ankh,这家店的冰棍很好吃哦!下次带你去。”

  “Ankh,我们去游乐园玩吧。当然游乐园也有好吃的冰棍。”

  “Ankh。。。Ankh。。你快点回来好不好。。我会努力让你吃到所有美味的冰棍的。”

  映司看着手里裂开的火红硬币,哭了起来。Ankh,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我身边,你是我生存的唯一意义啊。

海贼红蓝(玛贝拉斯×乔)

  “玛贝拉斯,起床了。再不起床可就没得吃了。”乔边穿好衣服,边对还躺在床上睡死的玛贝拉斯说。“我再睡十分钟!就十。。分。。钟。”玛贝拉斯带着模糊不清的声音说。乔无奈地看了玛贝拉斯一眼,说:“那别睡过头啊,要不我可不帮你留早餐。”玛贝拉斯没有再回答,乔知道他有听到,就径直去船舱吃饭了。

  但是,乔再一次低估了玛贝拉斯赖床的本事,整整睡了半个小时才起来。等到玛贝拉斯拿着外套,精神满满地出现在船舱的时候,大家都已经吃完早饭了。“玛贝拉斯桑,你又睡过头了啊。”博士看着玛贝拉斯,说。“乔在厨房帮你热早饭呢。下次再睡过头绝对不留给你了。”卢卡朝玛贝拉斯翻了一个白眼,说。乔拿着早饭从厨房里出来,放在桌子上说:“快点吃,下次再这样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。”玛贝拉斯眼睛发亮地扑向餐桌,开心地吃了起来。

  嘛,睡过头也没什么啦,还有乔呢。玛贝拉斯边吃着早饭边想道。

晴攻(晴人×仁藤攻介)

  “仁藤!不要在寿司上面放蛋黄酱!我没你那爱好!”晴人看着攻介递过来的寿司,大声说道。“加蛋黄酱可是很好吃的。”攻介不怕死地继续说道。“你这家伙,在面影堂混吃混喝也就算了!不要把你奇葩的爱好也带到这里来。”晴人咬牙切齿地说。攻介见形势不对,连忙拿起一个饭团塞到晴人手里,说:“吃个饭团消消气。别把自己气死了。”晴人瞪着攻介,但依旧拿起饭团,大口的吃了起来。

  今天古代魔法师依旧成功地挑衅了指轮魔法师。

心进(Heart×进之介)

  “进之介,牛奶糖吃多了对牙齿不好吧。”Heart看着进之介又从盒子里拿出糖,有些担心地说。“没事,我的牙齿坚强着呢。”进之介说着,又将一颗牛奶糖塞进嘴里。

  但不幸的是,Heart的话在三天后成为了现实。进之介的牙齿疼得他没法好好上班了。Heart没办法,帮他请了假,带他去牙科医院看病。

  结果和Heart的预料差不多,糖吃太多引起的。从医生那回来后,Heart没收了进之介的牛奶糖,说在牙齿没好之前,牛奶糖别想吃。进之介只好乖乖服软,谁叫自己吃那么多糖啊。

  为了补偿进之介没办法吃到牛奶糖的郁闷,Heart学着做一些简单,有益于牙齿的菜给进之介吃。进之介突然觉得,牙疼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花镜(花家大我×镜飞彩)

  飞彩对于离某个人的黑诊所不远的一家蛋糕店的限时品很感兴趣。可每次去到那,蛋糕早就卖完了。所以飞彩次次失望而归。

  在限时活动的最后一天,飞彩本想无论如何都要买到限时蛋糕,可被突然的急救手术绊住了脚,只好放弃。

  做完手术回到CR,花家正拿着游戏机坐在那里。“无证庸医,你怎么来了?”飞彩问道。“顺路过来看看而已。那个给你。”花家放下游戏机,指了指桌上的盒子,说。飞彩打开一看,是那家店的限时蛋糕。“你怎么知道我想吃这个的?”飞彩看着蛋糕,问道。花家说:“本来是打算买给妮可的,可她说她最近不想吃甜食。为了不浪费,就拿来给你了。”飞彩又不是不知道那家店的蛋糕有多难买,找一个这么蹩脚的理由给谁听。一点也不坦率,飞彩边想边享用起蛋糕。而在诊所里打游戏的妮可打了个喷嚏,她揉了揉鼻子,想道,该不会大我又拿她当挡箭牌了吧?

帕梦(帕拉德×永梦)

  诊室里,帕拉德拿着游戏机坐在永梦身后,带着撒娇的语气说:“永梦,陪我玩游戏嘛。”永梦一边帮小病患看病,一边回道:“等会啊,快到休息时间了。你忍忍就好了。要不先去CR找Poppy玩?”“不要,我要永梦陪我玩。”帕拉德坚决地说。“那你就先坚持一会哦。”永梦无奈地说。在接受到永梦的话之后,帕拉德乖乖的打起了游戏。

  到了休息时间,帕拉德不管三七二十一,从永梦的柜子里拿出另一个游戏机,塞到永梦手里。永梦也想放松一下,两个就这样扎成一堆打起了游戏。两人旗鼓相当,最后以永梦险胜结束。帕拉德虽然输了,但依旧看得出很高兴。他转向永梦,将手伸到后颈,吻住了永梦。这是帕拉德不知是什么时候起有的习惯,每次和永梦打完游戏,他都爱这个样子亲永梦。帕拉德觉得这样很好而已,没有别的理由。

  就如同他爱永梦,永梦爱他,没有什么理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对于我站浦桃的原因,我会告诉你,我也不知道吗。。tag没办法一一放下,请原谅。。。

评论(14)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