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豆花开君归否

目前算是暂离日圈。沉迷史圈中,玄亮和怀瞾是史圈本心。两对君臣都是千古佳话!三国在下只认央三,还望见谅。偶尔产粮,糖多于刀。有时候会坑文,短篇较上手,欢迎各路人马勾搭!

拖到现在的第三章啊。。。。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系列。。ooc。。打戏无能,就忽略掉吧。。。他其实差点成为一个废案来着的。。接下来正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公寓日常3——火灾

  时间也是过得飞快,转眼间,新住客也入住一个月了。翔太郎对他这群左邻右舍也算是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,大家的关系处的很好。在业务上,有时也可以互相帮忙。嘛,翔太郎个人认为,只要不在东京和风都的交界处发生案子,一切都好。一个月里,他都给照井和进之介之间调和了两三次了。

  这种简单的生活被一场火灾打破了。

  那是一个所有人都不在家的日子。该上班的上班,该上学的上学。但是,在傍晚的时候,所有人接到Medic的短信,说有人在公寓前放火。这把所有人吓出一身冷汗,连忙放下手里的活往公寓赶。进之介连忙让他的消防车先跑回去救火。接到Medic的短信的左宫也差点吓懵了,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从家里冲到了公寓。

  当所有人都在公寓集结的时候,火已经被进之介家的小消防车熄灭了。

  “这算什么事?谁会这么无聊在公寓前放火?”左宫看着地上烧剩的灰烬说。“报警了吗?Medic?”Heart问道。Medic点了点头,说:“已经报警了,警察先生应该快到了。”

  进之介正想说这出警速度也太慢了吧,一阵呼啸的警笛声就传来了。到达的警员有些愣,这都什么事啊!为什么特状科的两位警部会在这!而且还一脸严肃!还有一课负责杀人事件的一条警部补也是!负责这次纵火事件的是一课第七强行犯搜查-火灾犯搜查第1系。

  “为什么你们会在这?”负责这起案子的成员之一白石问道。这到底是什么情况,他们内心是有些崩溃的。“他们都是这的住户。”左宫看了看地上的灰烬,回答说。白石愣了愣,问道:“那你们是刚回来的?”“接到我妹妹的信息就回来了。”Heart回答说。“所有住客都在这吗?房东是谁?”主要负责人,白石的系长浅川问道。左宫挤了过来,说:“我是房东,弦太朗和贤吾还在学校,剑崎和始出去外地拍摄了,一两天内回不来。刚和Chase的话,应该快回来了吧。”“你知道的真清楚。”白石一边记着笔记,一边有点不明所以地说。“好歹我是房东,虽然不干涉大家的生活,但多少还是会知道些的。”左宫回击道。“那大家觉得有什么人会做这种事吗?”白石继续问道。“一条桑不是会得罪人的类型,所以不会是冲着一条桑来的。”五代连忙说。“那你们其他几个警察呢?加贺美,进之介,Heart?”左宫问道。大家都摇了摇头。“那接下来请大家做一下笔录吧。”白石说。虽然很是无奈,但大家还是答应了。白石借了进之介他们的房间来用。

  做完笔录,白石发现这还真是个怪家伙挺多的公寓啊。职业,性格完全挂不上钩的类型,但却能从细节里看出他们关系很好。鉴识课的人提取了些灰烬,也就撤场了。公寓附近没什么监控,简直就是犯案的绝妙地点。白石叹了口气,这案恐怕没那么容易解决了。“我们也一起来帮忙吧。”翔太郎提议道。“的确可以,有警察有侦探,还怕查不出来?”左宫很快表示了赞同。鉴于火都放到家门前了,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挑衅,几位警察先生处于热血沸腾的状态,应了下来。白石他们对于多出几个帮手简直求之不得。

  接下来几天,白石和翔太郎在附近仅有的几个监控里提取到几段模糊的视频,翔太郎找到Brain,问他能不能修复。Brain立马应承下来,对于他来说,修复这几段视频,没什么难度。Heart和进之介对公寓周围进行了地毯式搜查,但很遗憾的是,没有任何收获。五代和一条,天道和加贺美则是沿着所有人得罪过的人进行搜查。

  不得不说,Brain的技术真的很好。视频修复后,清晰度提高了不少。可却只拍到一个穿着平常的人靠近过公寓一会,而且那个人手里仅仅拿着一个手提包,没拿着可以纵火的东西。可在公寓周围的调查显示,起火时间是在那个人走开的差不多两分钟后。这可就让大家觉得有些奇怪了。翔太郎决定还是让菲利普检索一下那个人比较好。

  菲利普很快就进入了地球图书馆,看着很快向自己聚拢的书架,问道:“翔太郎,keyword是什么?”“火灾,流风,公寓,灰色外套。”翔太郎大概整理一下手里的信息,说。流风是他们公寓的名字。意外的很顺利,菲利普轻轻吹了口口哨,正想退出图书馆,冴子从书架后走了出来,问道:“来人,在调查什么案件吗?”“冴子姐姐,我们公寓前被人放火了。我们在调查是谁干的。”菲利普很实诚地回答了冴子的问题。“那你要小心点,可能对着谁来着的。”冴子有些不太放心地叮嘱道。“安心吧,冴子姐姐。还有翔太郎呢,他会保护我的。”菲利普抱着书,说。“你啊,真不知道左翔太郎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,能让你对他那么死心塌地。”冴子叹了口气说。她也不是不知道那个半吊子的心思,可自己这个宝贝弟弟没经历过这些,怎么会懂?主动点不就容易多了吗。菲利普认真地思考了一会,说:“翔太郎虽然是个半熟蛋,可他做事很认真,对我很好。”冴子看了一眼菲利普,说:“先离开这吧,别让那个家伙以为出什么事了。”菲利普点了点头,转身退出图书馆。

  翔太郎看菲利普睁开眼睛,说道:“这次有点久啊,搭档。”“和冴子姐姐聊了会天。”菲利普习惯性寻找写字的地方,回答说。翔太郎拉出买回来的白板,虽然没有事务所地下室的那么大,但也够顶顶了。菲利普拿出白板笔,一边在白板上刷刷地写着,一边说:“那个人叫不动 启介,是一家保险公司的推销人员,那天是来这里推销的。工作成绩不好不坏,人际关系良好,之前一个未婚妻,叫做。”说到这,菲利普停了下来,愣住了。“叫做什么?”翔太郎问道。“左宫 时。三个月前去世了。现在有一个在交往中的女友。”菲利普皱着眉回答道。听到这个名字,翔太郎显然愣住了,他冲到进之介的房间里。他们房东正在那里帮忙调查。

  他把左宫拉出了进之介的房间,直截了当地问道:“你是不是有个未婚夫叫不动 启介?”“你麻烦菲利普查了那个人?”左宫皱着眉问道。在翔太郎看来。左宫的行为无疑是在承认这个问题。左宫苦笑着说:“这也不算是秘密了。他们都知道,我早就死了。我已经不是人类了。说句不好听的,只是时间的实体化而已。”翔太郎又一次呆住了,问道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左宫看了看翔太郎,说:“等这件事解决,我会告诉你想知道的一切的。”翔太郎只好先压抑下心中的疑问,转而去找白石他们。

  白石一脸懵地看着翔太郎递过来的那记着不动启介的简单资料的纸,问道:“你怎么找到的?我们还没找到啊!”“侦探也有自己的线人嘛,你们快去查查吧。”左宫走进来帮翔太郎解了围。白石立马和组员兴冲冲的跑出去查。

  “Brain,查查地下网站。”左宫说。“菲利普的检索结果表明那个人只是来推销产品的。他最多就是看到点什么而已,和这件事无关。”翔太郎说。“好,我来看看。”Brain兴趣满满地说。

  很快,Brain翻到了一个奇怪的地下网站。“快过来看。”Brain向大家招了招手说。大家纷纷凑了过来。那是一个布局灰暗的网页,上面写着“神将用业火烧尽罪恶”。进之介打了个颤,说:“这网页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啊。”“我去问问白石,看最近有没有类似的纵火事件发生。”Heart看着留言板上的留言,拿出手机说。大家点了点头。

  Bain翻看着留言板的留言,说:“这个网站像是复仇网站啊。像是留言之后,经过挑选,这个自称是神的人就会在揭示板公布报复对象。”“那我们这的呢?”进之介问道。“我正在找了,你别急。”Brain习惯性用手帕擦了擦额角,说。

  “找到了!”Brain兴奋地说。大家又凑了过来,菲利普看着那条留言,念了出来:“神啊,请把一个叫流风的公寓烧了吧,那里住着我最讨厌的人。”“是匿名的呢。”左宫说。白石也给Heart打来电话,说最近是有好几件纵火事件,都有人受伤。还有检测结果显示和之前的纵火案应该是同一犯人。都检测出同一种不明物质。Heart让他把地址发过来,Brain和揭示板上的地址进行比对,发现和揭示板的地址完全相符。接下来的纵火地址也就有了着落。

  接下来就是犯案时间,但犯案时间看起来毫无规律,大家再次发愁了。进之介提出个最笨的办法,轮流蹲班就行了。左宫抽了抽嘴角,说:“人要是不想出现,你还一直蹲啊。先不说我们,白石那边腾得出人手吗。”进之介觉得也是这么回事。菲利普说:“再进行一次检索吧。”“那就麻烦你了,菲利普。”左宫说。“有些期待啊。”Brain不知哪里来的兴奋,说。

菲利普找个地方站定,张开双手,精神进入了地球图书馆。冴子早就在等着他了,她是可以通过地球图书馆与外界联系的,当然也就知道菲利普想要找什么了。冴子将书放到菲利普的手里,说:“来人,这是你要找的东西。”“姐姐听了我们的对话?”菲利普惊讶的问道。冴子没有否认。菲利普道过谢后,立即离开了地球图书馆。

菲利普翻了翻手上的那本大部头,上面的字只有他可以看见,说:“下一次犯案时间应该是在明天。只能找到这个时间而已,行动时间太过紊乱,没有任何规律性。”“那我们明天都去蹲班吧。”进之介一副热血沸腾的样子,说。Heart注意到他勒紧了领带,他的引擎启动了。“那我们分配一下人员吧。”一条说。“Brain,调出那里的地图。”Heart说。Brain很快就调了出来。那是位于浅草的一个工厂仓库,位置不算很偏僻,是一家叫百源印刷厂的储备仓库。当然,Heart也把这件事告诉了白石他们。一条看着地图说:“天道和加贺美就在仓库前面的拐弯角等着,我和五代在后面的拐弯角。泊和Heart在仓库对面的废弃仓库等待,左和左宫在路口等着。白石他们自行安排。”“好。”“那我们就负责后备支援就好了。你们趁今天快去安一些隐藏摄像头,明天可以用。”Brain说。进之介点了点头,在家里翻出了大概十来个隐藏摄像头。翔太郎被吓了一跳,进之介笑着解释说这只是以前为了查案买来的,很久没用了。大家带着摄像头,出门去了。

虽然费了点功夫,但在赶来的白石的协助下,他们还是安装好了摄像头。

第二天,要执行任务的都起了个大早,做好伪装,带上早饭就出门了。但很遗憾的是等着一整个白天,并没什么事发生,夜晚悄然来临。

正当大家打算先打道回府的时候,终于有情况出现了。一个奇怪的男人踱着步,走到了仓库前。

“可疑男子走到仓库前了。”躲在仓库前面的拐弯角的加贺美报告说。

“可疑男子停下来了。”拿着夜视镜观察状况的进之介说。

“他好像拿出什么了诶。像是U盘。”用摄像头观察着的Brain说道。

“该不会是盖亚记忆体吧?”待在路口的翔太郎小声说道。

“翔太郎,看起来可能性很大。”菲利普说。

“大家都注意点,那个家伙把那个东西插进手臂里了!”进之介惊讶的声音通过无线电传了过来。

耳边依旧回荡着进之介的声音,而眼前的男人已经变成了怪物。翔太郎顾不得什么,冲了出来,拿出双重驱动器就戴了上去。“菲利普,要上了哦!”通过驱动器的精神连接,翔太郎对另一头的菲利普说。“Cyclone!”“Joker!”“变身!”一阵飓风卷过,骑士登场了。

“这就是W吗?还挺不错的呀。”Brain看着屏幕里的W,评论道,却没有察觉到菲利普悄然倒下了。“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。”左宫默默白了一眼,回道。“我们要不要也去帮忙?”进之介问道。“我们先看着吧。”左宫说。战局不定,贸然去帮忙就是去闯祸。

这边倒是打得火热。W见招拆招,灵巧得像一只燕子。“翔太郎,小心点,那家伙的记忆体是Fire。”W的左边,菲利普检索了一番说。“我知道了。”翔太郎一边抵挡攻击,一边回道。对手喷出一阵阵火焰,使得W无法进行近身攻击。“进之介,小消防车你带了没?”左宫问道。“有啊。”进之介回答说。“让他去帮忙。”左宫说。进之介明白她想干什么,放出了小消防车。

“小消防车给你们打掩护,你们攻击。”左宫冲着W大喊道。翔太郎和菲利普立即明白了。翔太郎立即更换记忆体。“Trigger!”一把蓝色的枪出现了。在进之介的小消防车的掩护下,攻击变得顺利多了。“在这种情况,远程攻击可远远比近身搏斗要实用的多。”Brain看着屏幕上的战斗说。“你什么时候成解说员了?”进之介吐槽道。

战斗进入最终阶段了,W该结束战斗了。“Trigger Aero Buster。”随着两个人的声音响起,一阵龙卷风袭向了对手。翔太郎换上了Joker,再来上一记骑士踢,战斗完美收尾。记忆体成功被破坏。“接下来就交给警察了。”翔太郎习惯性地用手指摩擦了一下帽沿,说。“白石,过来收人。”进之介边给白石打电话,边和Heart从废弃大楼里出来。白石他们几个说是不相信他们的情报,不愿意跟过来。

翔太郎和菲利普也解除了变身,躺在地上的菲利普也坐了起来,通过腰带和翔太郎交流。“翔太郎,问他是谁给的记忆体。”菲利普通过精神连接,直接跟翔太郎对话。“我知道哟,搭档。”翔太郎回道。园咲家已经不复存在,记忆体的流通就该怀疑了。翔太郎蹲了下去,问道:“谁给你的记忆体?”“一个穿着白衣的男人。手里拿着个箱子,上面有一个大大的X。”躺着的人回答说。“难道是财团X?”翔太郎低声说道。“很有可能啊。接下来先交给警察吧。”菲利普说。人也就移交给白石他们了。

第二天,翔太郎约了左宫见面。解决完火灾的事情,也该解决他压在心里的迷惑了。

他们在一家咖啡厅里见了面。左宫悠闲地捧起杯子,说:“想问什么就尽管问吧。”“你为什么死了,却还活着。”翔太郎问道。“我不是说过了吗?我就像是时间的实体化,我死了,可是时间却又诞生了我。”左宫回答说。洒进来的晨曦落在她的脸上,翔太郎竟从中看出了落寞。左宫抿了口咖啡,继续说:“三个月前,我本来应该死了的。可是。我的执念,与一股穿梭于时间的力量相呼应了。那股力量让我重生,可我不再是人类,只是时间的记录者而已。我随时会再次烟消云散,不复存在。当人们的时间消失的时候,我也会消失的。”“可时间不会消失吧。”翔太郎说。“不,当没有人再记得我,或者说,时间里再也没有我的存在,我也会消失的。现在的我,是靠着过去的时间在维持着。”左宫有些费劲地解释说。“那你聚集了那么多骑士的原因呢?”翔太郎问道。“什么原因都没有,大家就是偶然聚集在一起。命运里没有偶然性,也没有必然性。就如同你和我的相遇,谁也无法预料。”左宫垂下眸子,说。“是吗。”翔太郎突然释然,拿起咖啡,细细品尝起来。

谁的命运都没有偶然性,也没有必然性。看起来是这个样子啊。

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其实左宫的设定很像是侑斗,是在消耗时间。我挺萌这个设定的。。。写的很差劲,再次道歉



评论(10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