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豆花开君归否

目前算是暂离日圈。沉迷史圈中,玄亮和怀瞾是史圈本心。两对君臣都是千古佳话!三国在下只认央三,还望见谅。偶尔产粮,糖多于刀。有时候会坑文,短篇较上手,欢迎各路人马勾搭!

七夕粮第一份,有糖有刀,我也不明白我为什么段子写着变成微小说格式了。。。ooc。。明天。。啊呸,应该说今天了,还会有第二份粮可以吃,我以性命担保,第二份绝对是糖糖!!29就要回校报道了。。我是走读的,,还是有粮吃的。。可我妈说要收我的电脑QAQ!!周末才能更文了。。看完这段废话,就可以看正文了。欢迎吐槽加杀人。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七夕段子(糖夹刀)

五一

  今年的七夕节,一条依旧在等那个在远方旅行的人回来,等那个大男孩的一声“一条桑,我回来了”,还有那竖起的大拇指和爽朗的笑容。

剑始

  始收到了来自远方的剑崎寄来的礼物,附带着一张贺卡还有一张照片。贺卡上写着“七夕快乐!始!(⁎˃ᴗ˂⁎)我很想你啊!”照片上是剑崎站在他前些日子刚发布的照片里的海滩,笑得一脸灿烂。始默默收起照片和贺卡,决定把它放进自己珍藏的相册里。

士海

  海东不知道为什么又出现在了光写真馆,还围着粉红围裙在厨房里做大餐。这是士回到写真馆第一眼看到的“奇异景象”。“你为什么在这?”士趴在厨房边问道。“来给士做一顿七夕大餐啊。”海东没有停下手里的活,心情极好地回答说。士走到海东身边,环住他的腰,埋在他的耳边说:“你不就是最好的七夕大餐么?”海东脸唰的红了一下,决定不理这只突然调戏他的大首领。

海贼红蓝

  “大家!今天是七夕节,你们有没有什么打算啊!”一大早,凯的高分贝就在豪快伽雷王回荡。“七夕节?那是什么?”璐卡问道。“就是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过啊!是地球的节日之一啊!”凯兴奋地解释说。玛贝拉斯听了之后,皱了皱眉,好像在想什么。过了一会,玛贝拉斯拉起乔,丢下一句“我们今天不回来吃了”,然后就消失在船舱了,只留下目瞪口呆的凯和一脸无奈的璐卡他们。“玛贝拉斯桑和乔桑是是恋人关系?!”凯一脸懵掉地吼了出来。“我还以为你知道的。玛贝拉斯对乔那么特别,你居然没看出来?”璐卡一脸“孩子你还太嫩”的样子看着凯,说。莫名其妙被塞了一嘴狗粮,他们也不爽啊!

  “干嘛啊,玛贝拉斯。”落地后,乔看着他家船长大人,无奈地问道。“当然是带你去好好过七夕节啦。”船长大人一脸理所当然地说。玛贝拉斯拉起乔的手,带着他在人群中穿梭,品尝美食,参加感兴趣的活动。乔看着被玛贝拉斯紧紧拉着的手,笑得格外好看。这样的日子还挺不错的,乔想道。回过神,玛贝拉斯将手里的冰淇淋塞给乔,笑得一脸满足。

翔菲

  “菲利普,这是伊丽莎白带来的七夕节特品哟。你要不要尝尝看?我觉着挺好吃的。”

  “菲利普,七夕节还有工作呢。不过我会很快解决的。这座城市可是我的后花园。”

  “菲利普,我给你买回来夹子了。老板说是七夕节特别制作的。我觉得好像没什么特别的,不过看见样式挺可爱的就给你买回来了。”

  “菲利普,别顾着检索了,快吃点东西吧。要是饿坏了怎么办?亚树子可是和照井去约会了,没有人可以帮我照顾你啊。”

  ……

  ……

  “菲利普……菲利普……我好想你……”

  翔太郎看着桌子上的那一盒夹子还有那本空白的书,低声呜咽了起来。再也没有人会带上他买回来的夹子,没有人会陪他一起品尝美食,没有人会陪他一起守护风都了。

映An

  映司看着躺在手里的硬币,轻声说了一句“Ankh,七夕节快乐。”然后轻轻在硬币上落下一个吻。他总有一天可以执着Ankh的手,轻吻他的额角,和他说“七夕快乐”的。

晴攻

  晴人无奈地看着在面影堂的沙发上躺直的某位古代魔法师,说:“仁藤,你为什么在这?”“嘛,外面都是情侣,你让我一个单身汉多不好意思啊。”仁藤理直气壮地解释说。“你脸皮那么厚的,这个时候还跟我说不好意思?”晴人瞪了仁藤一眼,说。“我知道晴人你一定不会赶我出去的。你人那么好。”仁藤依旧躺着,有些得意地说。情人强忍住把仁藤丢出去的冲动,说:“随你便。”“我们都那么久没见了,你还是那么冷淡。”仁藤作死地补了一句。晴人一听,转过身,坐在仁藤的胯上,朝着仁藤就吻下去。仁藤愣了愣,想夺回主动权,但指轮魔法师按住他的手,而且力气大的出奇,他根本就挣脱不开。直到仁藤喘不过气,晴人才放开他。虽然满嘴的蛋黄酱味,但嘴唇却柔软得很,晴人想道。他老早就想这么做了。

  而身下的仁藤跟个苹果似的,脸红得透亮。仁藤明显没想到居然会被指轮魔法师强吻,而且自己还不抗拒。看着身下跟个小苹果似的仁藤,晴人忍不住又亲了上去。仁藤被吻得七荤八素,干脆放弃了思考,沉浸在这激烈的吻中。

  魔法师的七夕节看起来会变的意义非凡啊。

切刚

  刚迎来了复活Chase后的第一个七夕节。一大早,Chase比以往更早出现在厨房里做早饭。“你今天怎么这么早?”被吵醒的刚打着哈欠问道。“今天是七夕节,要给喜欢的人准备好吃的,这不是人类的规则吗?”Chase一本正经地解释说。刚被吓了一跳,一脸惊诧地问道:“谁告诉你的?还有,我什么时候成了你喜欢的人了?”“进之介和雾子。进之介说对着喜欢的人,心会跳个不停,会想待在他的身边。我对刚就是这个样子。”Chase依旧面无表情,但看得出很认真地说。刚偷偷在心里画圈圈,进姐夫都教给Chase什么啊,回头的让姐姐好好打他一顿。“刚不喜欢我吗?”Chase看着刚的脸上变化很快,问道。刚的脸蓦然红透了,连忙摆手说:“哪里有,绝对不是。”“那为什么刚看起来不太好。”Chase问道。被突然闹这么一出,谁都心里不平静啊!!刚在心里大喊着。刚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后,认为有些事也是该和Chase挑明了,省得进姐夫和姐姐在背后推波助澜的。

  “Chase,抛开进姐夫他们告诉你的,你对我有什么感觉?”刚看着Chase问道。Chase下意识地捂住胸口,说:“想要和刚待在一起,刚是最重要的。就像是进之介对待雾子那个样子。”刚松了一口气,他本来还担心自己会单相思,还好不是这个样子啊。刚盯着Chase那对澄澈的眼睛,一个字一个字地说:“Chase,我喜欢你。我不管你是Roidmude,我诗岛刚就是喜欢你Chase!”刚松了一口气,看着Chase。Chase沉默了一会,把刚压在墙上,一脸真诚地说:“我也喜欢你。”说着手搂住刚的腰,轻轻地吻了下去。刚不用想就知道是谁教的。

  在特状课的进之介打了个喷嚏,想着自己是不是也要提前下班陪雾子过七夕才是正确的选择。

花镜

  在一栋废弃大楼里,曾经有一间黑诊所。黑诊所的医生叫花家大我,以前是个天才放射科医生,也是假面骑士Snipe。他有一个叫西马妮可的常住患者,还有一个叫镜飞彩的天才外科医生的男友。飞彩是一家大学医院的医生,工作稳定,也是一个假面骑士。两个人的脾气都有些古怪,却莫名合得来。飞彩喜欢叫花家无证庸医,花家喜欢叫飞彩小少爷。妮可则是他们吵架时的调节器。他们像是一家人一样,开心地生活着。

  但一场车祸夺走了飞彩的生命。花家在停灵间看到哭成泪人的飞彩父亲,还有被白布覆盖的飞彩,愣了愣。他走到飞彩身边,握住飞彩的手,撩开飞彩额前的碎发,似乎飞彩只是睡过去而已。“飞彩,我带你回家吧,我给你做了好吃的。还有你爱吃的蛋糕。”花家喃喃道。花家一把抱起飞彩,不顾飞彩父亲的阻拦,带着飞彩的遗体回到的他的黑诊所。

  他将飞彩放在床上,帮他整理好衣服,他的额头贴上飞彩的额头,说:“小少爷,我也累了,我也陪你睡一会吧。睡醒了,冰箱里有你爱吃的蛋糕和泡芙哦。”他弯起嘴角,将自己的军牌塞进飞彩的手里,拿起放在桌上的小手术刀,对准心脏,狠狠地插了下去。等到妮可回来的时候,花家安详地躺在床边,像是在打瞌睡,紧紧握着飞彩的手。那一天恰好是七夕。

  我会陪着你的,无论生死,镜飞彩。

帕梦

  “永梦今天可以陪我打游戏吗?”帕拉德看着过了上班时间还在睡的永梦问道。睡梦中的永梦用着很黏糊的声音回答说:“今天刚好我轮休。”帕拉德爬上床,看着睡相超级可爱的永梦,就在他的嘴角偷亲了一下,问道:“永梦,今天是什么节日吗?昨天晚上石墨从檀黎斗那里拿来一个说是节日礼物的游戏卡带呢。”永梦皱了皱眉,终于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了!七夕七夕啊!永梦一个激灵地爬了起来,说:“今天是七夕啊。黎斗桑还给我们送了礼物啊。”“那我们去打游戏吧!!”帕拉德一脸兴奋地说。“你先去准备,我先去洗漱。”永梦爽快地答应了。帕拉德立马跑去准备了。

  等永梦洗漱好出来,帕拉德都准备好了,很开心地跟永梦招手。说:“我们快来玩吧!!”永梦坐了下来,拿起游戏手柄,和帕拉德玩了起来。不愧是七夕节礼物,这满是pink的设计真符合设个主题,永梦默默地吐槽了一句。不过游戏很好玩,两个人玩得不亦乐乎。

  玩了一个早上,永梦想起自己什么东西都还没吃,放下游戏手柄,整个人饿得都没力气了动了。帕拉德明白永梦肚子饿了,可是他不会做饭。这一点是永梦惯出来的,再说他是Bugster,也不用吃饭,要不是永梦拉着他吃,他才不会去尝试食物呢。“冰箱里有上次poppy送的泡芙,你要吗?”帕拉德问道。永梦点了点头。帕拉德连忙跑去冰箱里拿来泡芙给永梦。永梦不客气地开动了。狼吞虎咽的结果就是嘴边沾满了奶油咯。帕拉德看着永梦嘴边的奶油,伸过身子,帮他舔掉了。“真不明白为什么人类会喜欢这种甜甜的东西。”帕拉德抿了抿嘴里的奶油说。“因为很好吃啊。”永梦模糊不清地回了一句。帕拉德从永梦背后抱住他,埋在永梦的耳边,说:“那我现在可以要永梦吗?”永梦瞬间低下了头,帕拉德当是永梦默认了,开始攻城略地。永梦觉得七夕纵容一下帕拉德也是好的。

  看样子,我们的宝生医生这个七夕要悠着点咯。


评论(8)
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