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豆花开君归否

目前算是暂离日圈。沉迷史圈中,玄亮和怀瞾是史圈本心。两对君臣都是千古佳话!三国在下只认央三,还望见谅。偶尔产粮,糖多于刀。有时候会坑文,短篇较上手,欢迎各路人马勾搭!

迟到的七夕糖,微小说式的,明天就要回校报道领书了。。没法多写两对。。请原谅。。ooc请注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七夕糖

五一

  “一条桑,我们去看烟火大会吧。”刚下班的一条就收到了五代的短信。想着今晚也是没事,一条就答应了五代的邀请。

  接到一条的回复后,五代异常欣喜,专门翻出了很久之前一条给他买的浴衣。灰色的布料,很简洁,但却衬出五代的俊秀。

  洗完澡,换上浴衣,五代踩着木屐,去一条家找一条。到一条那的时候,一条刚吃完饭。五代一边催促一条赶快去洗澡,一边帮一条洗碗。

  换上浴衣的一条也是很好看,五代心满意足地拉上一条的手,出门了。看着拉着自己手的五代,一条感觉到了五代的心情极好,也就没有挣脱开。

  烟火大会的现场已经人山人海了,两个人艰难地在人群中穿梭。好不容易找到立足之地,五代嘱咐一条占好位置,他去买点东西,然后就匆匆离开了。一条本想说点什么,但五代的身影已经被人群淹没了。他只好在原地等着五代回来。

  不一会儿,五代就出现在一条身边,手里多了两个金鱼糖。“金鱼糖可以等看完再买嘛。”一条一边接过五代递过来的金鱼糖,一边说。“那家的金鱼糖可热闹了,我怕晚了就没有了。”五代笑嘻嘻地解释说。一条笑了笑,没说什么,轻轻咬了一口金鱼糖,不是很甜腻的感觉在口腔散开,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。

  天边的五颜六色吸引了两个人的目光,五代很自然地站在一条的身后,默默地将人圈在怀里,避免一不注意被人流冲走。一条顾着看烟火,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个现在的样子有多亲密。五代看着一条脸上漾开的笑,一脸满足。

  能在烟火下看到一条桑这么开心,真是太好了。五代想道。

剑始

  一到七夕节,剑崎就想着把始拐出去玩。始不太喜欢人多的地方,可让他融入人类的生活,多参加各种活动是个好办法。剑崎动着各种“歪脑筋”,总算是让始答应他和他一起去逛庙会了。

  吃过晚饭,两个人换上浴衣,然后就跑去逛庙会了。

  “我们去捞金鱼吧!”剑崎指着一个金鱼摊你,兴奋地说。也没管始有没有回答,就拉着他跑到金鱼摊前。剑崎和老板要了纸网,兴冲冲地捞了起来。毕竟,捞金鱼可是逛庙会的享受之一。

  但事实证明,反射弧慢了一拍的人就是不适合捞金鱼。剑崎手里的纸网倒是没破,可次次纸网一下,金鱼都已经游开了。始看不下去了,也跟老板要了一个纸网,朝着其中一尾尾巴掺杂着红色的金鱼,迅速一捞,等剑崎反应过来,小金鱼都已经在塑料袋里扑腾了。始把金鱼递给剑崎,说:“给你的。”剑崎欣喜地接过金鱼,笑着说:“果然还是始厉害。”“你的反应慢了一拍才会捞不起来的。”始淡淡地给剑崎“补了”一刀。剑崎苦笑着,无奈地看着小金鱼。自己的反射弧慢又不是第一天了,没想到会慢到连金鱼都捞不上来。

  剑崎一边拿着小金鱼,一手牵起始的手,拉着他走向买大阪烧的摊子。始愣了愣,剑崎的体温透过掌心传了过来,让他很是安心。始没有挣脱,任剑崎拉着自己。

  嘛,七夕节嘛,让他一下就好了,始想道。

士海

  七夕节早上,士发现自己丢了东西。自己的品红相机,还有一套刚买回来的品红浴衣。他本来是想趁着七夕节拍些照片,丢了相机还怎么拍。当然,不用想,士也知道是某个小偷骑士做的好事。

  中午,海东穿着蓝色的浴衣,出现在了光写真馆。雄介看着海东,问道:“海东先生穿成这个样子,该不会是要和女孩子去看烟火大会吧。”海东摇了摇头,一脸神秘地说:“不是哟。”听到海东声音的士,冲楼上跑了下来,一把揪住还懂得领子,问道:“海东大树!你拿着我的相机去哪了!”“士才丢了相机吗?”海东笑着问道。“还有我刚买的浴衣!你小子,到底想干嘛!”士瞪了海东一眼,问道。“当然是为了能和士今晚一起去逛庙会啊。”海东心情大好地说。“那你就用得着偷我的东西!”士想掐死这个笑嘻嘻的小偷骑士,偷人家东西还有理由了!“嘛嘛,士,那今晚和我一起去逛庙会,我就把东西还给你。”海东说。士盯着海东的眼睛,在海东耳边浅浅留下一句:“海东大树,你今晚死定了!”海东还是听到了这句话,乖乖地把寓意和相机换给了士。

  小偷骑士似乎在七夕节给自己找了一个麻烦呢,但能和心爱的人出去逛庙会也是挺好的啦。

真剑红蓝(志叶丈瑠×池波流之介)

  “流之介,今晚我们去逛庙会吧。”本来坐在走廊看流之介练习的丈瑠突然说。流之介停了下来,问道:“可以吗?殿下?”“反正今晚大家也是各干各的,就我们两个看家,也太无聊了。”丈瑠微微扬起嘴角说。“我知道了!殿下。”流之介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口吻,但被掩饰下的喜悦还是被丈瑠听了出来。丈瑠端起盘子上的茶杯,在茶杯的掩饰下,心情颇好地扬起了嘴角。

  到了傍晚,彦马接到其他人的电话,都说不回去了。老爷子想着是七夕节,就稍微放纵一下青年人,也就没有说什么。但他没想到,一向少出门的殿下,居然会主动带着流之介出门逛庙会。老爷子觉得这一定是因为和家臣们待久的原因,殿下的性格也发生了悄然的变化。

  庙会里人来人往,流之介不敢离丈瑠太远,一直紧紧跟着他。丈瑠感觉到流之介有些紧张,拍了拍他的肩头,说:“别那么紧张了,我们去玩射击游戏吧。”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射击摊。流之介没有拒绝,走了过去,丈瑠也跟了上去。

  在流之介的印象里,丈瑠的剑术很好,但没想到射击技术也是一流。一圈下来,赢了不少东西。流之介的手里满满当当都是丈瑠的胜利品。“殿下也太厉害了吧。射击的技术那么好。”流之介笑着夸奖道。丈瑠说:“还好了,你先去占地方,烟火大会快要开始了。我去买可丽饼。”“我去就行了!”流之介连忙说。“你还抱着我的胜利品呢,乖乖去占地方吧。”丈瑠指了指流之介怀里的东西说。流之介想想觉得也是,只好答应了。

  流之介的运气不错,占到了地方,然后让龙折神去找丈瑠。在龙折神的引领下,丈瑠很顺利地找到了流之介。他将手里的可丽饼塞到流之介手里,帮他抱一些胜利品。流之介拿起可丽饼,咬了一口,很暖。

  “明年再陪我来看烟火大会吧。”丈瑠边吃着可丽饼,边看着兴奋地看着烟火的流之介说。流之介顿了顿,说:“好。我会陪殿下看一辈子的烟火,会追随殿下一辈子。”流之介眼里洋溢着的坚定的笑意,在烟火的衬托下,熠熠生光。“那我也会陪你看一辈子的烟火。”丈瑠在流之介的耳边,用两个人都听得到的声音,回答说。

  在这乱世里,我会陪你一辈子的。

花镜

  七夕节的一大早,花家难得得到CR来做客,当然忽略他那一脸阴暗的话。“怎么了?花家医生?”Poppy小心翼翼地问道。“飞彩怎么了吗?”永梦问道。毕竟能让花家成这个样子,除了妮可,就只有飞彩了。“妮可说是和朋友出去玩,一天不回来也就算了。连小少爷也一大清早的不见了人。”花家咬着牙说。“飞彩会不会是去买甜点了啊。”永梦说。“七夕节会有限定品之类的嘛。”poppy接着说。“镜飞彩的话,我有看到啊。好像是在和一个小护士说话,挺漂亮的。”刚踏进CR的贵利矢说,一副不嫌事大的样子。

  听到这番话,花家一跃而起,揪住贵利矢的衣领,问道:“在哪看到的小少爷!”“当然是外科了!要不还能是在哪!”贵利矢瞅了瞅花家,说。花家一把松开贵利矢的衣领,大步离开了CR。

  外科,飞彩刚结束手术,正坐在走廊里吃老爸送来的慰问品。结果切下来的蛋糕还没入口,就看到花家“杀气腾腾”地走了过来。飞彩的直觉告诉他,肯定是监察医说了什么,早上被缠住的时候,他看见了监察医。花家把飞彩手里的蛋糕放在椅子上,把他往办公室里拉。

  一进办公室,花家还反锁了房门。“是不是监察医又乱说了什么?”飞彩问道。花家没有回答,将飞彩按在墙上,强硬地吻上了飞彩的唇。飞彩可以感觉到花家的呼吸有些紊乱,而且动作也变粗暴了。这明显是生气的前奏。飞彩不敢抵抗,只好顺着他来。

  花家看着飞彩的脸因为缺氧变得通红,结束了这个吻。他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问道:“为什么你一大清早人就不见了?而且九条贵利矢还看见你和小护士聊天?”飞彩大口的呼吸着,解释说:“还不是一大早父亲说有紧急手术就把我叫了过来,本来想告诉你的,可时间不允许,只好匆匆赶了过来。我只是在婉拒人家的表白而已。”花家皱了下眉,明白是贵利矢耍了他。“我今晚会赔偿你的,今天是七夕节,父亲说可以提前下班。今晚去逛庙会吧。”飞彩搂住花家,说。花家当然求之不得了,立马应了下来。

  果然对你的事,我没办法好好处理啊,小少爷。顺势抱住飞彩的花家想道。

 


评论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