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豆花开君归否

目前算是暂离日圈。沉迷史圈中,玄亮和怀瞾是史圈本心。两对君臣都是千古佳话!三国在下只认央三,还望见谅。偶尔产粮,糖多于刀。有时候会坑文,短篇较上手,欢迎各路人马勾搭!

一点都不好吃的帕梦日常。。。ooc。。帕梦同居中,是恋人。。连自己都不知道写了什么的文。。。脑洞来自于今天听我副社长说的在日本遇到的尴尬事。。私设就是大家都好好的,无论是石墨妈妈,还是虾饺他们。。大概就是TV结束后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——-————-——-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永梦又是很晚回到家。最近常常加班,连飞彩都担心他会吃不消。可永梦却用异常的生命活力,打消了飞彩的担心。但这并不代表能打消恋人的担心。帕拉德看着明显变瘦的永梦很是担心,而且陪他打游戏的时间也减少了好多。

  “永梦,你又这么晚才回来啊。”帕拉德坐在床边,拿着游戏机说道。“啊,又加班了。”永梦整个人摊在帕拉德身边,满脸疲劳地说。“要不去泡个澡吧。”帕拉德放下游戏机,问道。“这是个好主意。”永梦说。“那你休息会,我帮你放水去。”帕拉德按下想起身的永梦,说。永梦当然乐得其见。帕拉德起身,去浴室里放水,永梦则是在床上小憩。

  帕拉德很清楚永梦喜欢怎么样的温度,在那里调了好一阵子。在确保水温会让永梦舒服后,帕拉德才出来。对于永梦的一切,他了然于胸。“永梦,可以泡澡了哟!”帕拉德从浴室探出头,说道。打着瞌睡的永梦缓慢地爬了起来,伸着懒腰,走到了浴室。

  帕拉德见永梦进了浴室,他问道:“永梦,要吃点东西吗?”帕拉德在料理方面也是意外的强大,这件事是在两个人同居后,永梦才发现的。永梦边脱衣服边点了点头。帕拉德指了指浴室外的衣篓,说:“睡衣在那。”帕拉德即使知道永梦知道这些小细节,他还是会忍不住再提醒一遍。黎斗曾经吐槽过帕拉德都快像老妈子了,结果被CR一阵狂打。(ps:其实吧,参加战局只有石墨妈妈,poppy,永梦和帕拉德而已啦~(๑╹◡╹)ノ""")永梦倒是很受用,因为这就像个魔咒,无时不刻在提醒他,帕拉德在他的身边。永梦点了点头,踏进浴缸里后,潜进水里了。

  帕拉德在厨房叮叮当当的忙着,像一首安魂曲一样,让永梦彻底放松下来。他有些小孩子气地蹬着水,蹬出一个个小浪花。似乎和帕拉德呆久了,永梦也带着一些小孩子脾气了。你本来就是小孩子,研修医。飞彩以前似乎这么说过呢。永梦想道。

  永梦很快就闻到从厨房飘来的香气,开始沉醉在这迷人的香气里了。帕拉德煮了面,他想着先让它冷却一下比较好,就没有急着叫永梦。

“永梦,我帮你搓背吧。”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浴室门口的帕拉德说。永梦有些受宠若惊。帕拉德似乎看出永梦脸上的惊讶,走到浴缸边,蹲了下去,说:“我很早之前就想这么做了,这也是恋人之间增进感情的行为。”永梦弱弱地问道:“谁告诉你的?”为了掩饰自己的脸变红,永梦将一半的脸埋进水里。“檀黎斗。”帕拉德说。黎斗桑到底在教什么嘛!永梦在心里默默瞪了黎斗一眼。“永梦不喜欢吗?”帕拉德问道。永梦连忙探出头,拼命地摇了摇头。帕拉德的脸上立马染上了笑意,他能感觉到,永梦,这是害羞了。“可是你的衣服会弄湿的。”永梦看着帕拉德的小风衣,有些苦恼地说。“你别忘了,我是Buster,这点事可难不倒我。”帕拉德开心地说。永梦差点忘了,他家帕拉德的小风衣也是数据组成的,根本不用担心会湿这个问题。帕拉德打了一个响指,小风衣化成数据,消失了。

帕拉德搬来张小木凳,用温水先淋过,以免刚刚还在泡澡的永梦会感觉到凉意。永梦坐在小木凳上,帕拉德挽起袖子帮他搓背。永梦能感觉到帕拉德的贴心,心里暖暖的。帕拉德小心地控制着自己的力度,以免让永梦感到不舒服。“永梦,以后我都帮你搓背吧。”帕拉德说。“好。”永梦笑着,回答说。帕拉德从背后搂住永梦,蹭了蹭永梦还湿淋淋的头发。发间的清香,是专属于他的永梦的味道。

永梦没有动,就这么静静地让他抱着。经历过离别的帕拉德,已经变了好多。他变得很珍惜身边的人,无论是黎斗,石墨,还是CR。也学着向爱着的人表达自己的感情,或许,这才是真正的帕拉德吧。抱了好一会,永梦发现帕拉德的衣服上都沾了泡沫,说:“帕拉德,要不你也泡一下澡吧。我也帮你搓背。”帕拉德欣然答应。

两个人坐在浴缸里,一前一后。之前因为帕拉德要搬进来,永梦专门换了双人浴缸,只是为了方便有时候可以两个人一起洗澡。但真正在享受的,大多时候都是永梦。永梦轻手轻脚地帮帕拉德搓着背,他不知道Buster的感觉是否和人类一样,不敢用力。但帕拉德很是享受。

“永梦,以后能不能早点回家啊,陪我玩游戏。”帕拉德趁机问道。“忙完这几天就可以了,最近换季,孩子很容易就得流感,所以病人多了好多。”永梦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,说。“那以后我也跟你一起去。”帕拉德说。“只要你不欺负孩子就好了。”永梦说。之前帕拉德曾经因为打游戏,把孩子都输哭了。可永梦知道这也没办法,谁叫帕拉德是个不留情面的游戏高手?可哄孩子就废了我们宝生医生好大劲,从此,飞彩就禁止永梦带着他家帕拉德上班了,说是会减低研修医的工作效率。帕拉德拼命地点了点头。

泡完了澡,面也凉的差不多,永梦两眼发光地扑向了夜宵。帕拉德则是拿起电吹机帮永梦吹头发。等永梦差不多吃完了面,头发也干得差不多了。帕拉德拉起永梦,直接扑倒在床上,两个人留下一盏小台灯,就这么沉沉的睡过去了。

永梦,这一生里,我遇见了许多人,许多事。可我永远都放不下,只有你,宝生永梦。


评论(5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