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豆花开君归否

目前算是暂离日圈。沉迷史圈中,玄亮和怀瞾是史圈本心。两对君臣都是千古佳话!三国在下只认央三,还望见谅。偶尔产粮,糖多于刀。有时候会坑文,短篇较上手,欢迎各路人马勾搭!

深夜更文。。。这个因为是在考试的时候写的。。所以特别庞大。。。一时之间也是码不完的。。先放一段吧。。。这一章房东左宫的戏份有些多,他和其他人的关系在后文里也会一一揭晓,当然,她不是什么反派,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。。倒不如说,这个人物里有着来自我的一些执念吧,因为不同的事情,与不同的人相遇,就是这样的存在。这一章真的是严重ooc。。。慎食。。我感觉人物写崩了QAQ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五章在门口捡到一只小狮子(上)

  冬初的早上,难得有一抹暖阳,Heart早早就起来了,他打算在进之介他们醒之前活动一下。刚一打开门,就发现隔壁永梦窗户下躺着个满身上的小青年。Heart着实吓了一跳,他连忙蹲下去看,确定还有脉搏后,架起青年,敲了敲永梦的门。

  永梦听到敲门声,极不情愿地开了门,今天是休假,他还想好好睡觉的!!“谁呀?”永梦揉了揉睡乱了的头发,听起来有些不满。Heart看着永梦这个样子,感到有点抱歉,说:“有人晕倒在你家窗户下。”永梦抬起睡眼,看了一眼被Heart架着的人。永梦瞬间清醒,惊讶地说:“Lucky?!”在里屋睡的帕拉德被永梦这一惊一乍给彻底闹醒了。“干嘛呀?永梦。”帕拉德穿着红蓝相间的睡衣,拉开里屋的纸门,带着几分孩子气问道。Heart发现两个人穿着相同的睡衣,不禁感叹这两个人的感情不是一般的好,他们家进之介几乎没和他同款的。永梦一边帮忙把人架进来,一边说:“要不再睡会?”帕拉德点了点头,拉上纸门,又睡了下去。

Heart一边帮Lucky解下被血黏住的衣服,一边问道:“永梦君,你认识他?”“他是宇宙战队九连者的一员,叫Lucky,我们之前见过。”永梦找来家里的医药箱,回答说。Lucky伤得不轻,虽然大多是刀伤,但都入肉三分,还有子弹造成的擦伤。血已经凝固,有些伤口还结了一层薄痂,人也已经昏迷不醒了。永梦让Heart把Lucky搬到沙发上,让Heart轻轻按住Lucky,防止Lucky在上药时因为痛而无意识地乱动。

Heart轻轻按住Lucky,永梦小心翼翼地帮Lucky上药。陷入昏睡中的Lucky痛得直冒冷汗,Heart看的挺心疼的,用手帕细心地帮他拭去。帮Lucky上好药,包扎,找了套宽松的运动服帮Lucky换上,永梦算是松了口气。Heart见差不多到进之介他们起床的时候,叮嘱永梦照顾好Lucky,就回去做饭了。

  当Heart做好早餐,他们家三个都被勾了起来。“好香啊!Heart樣。”Medic开心地说。“你们快去洗漱,然后吃饭了。”Heart边将早饭端上桌,边笑着说。三个人立马飞奔着去洗漱,然后齐嗖嗖地出现在饭桌边,一副等投喂的样子。Heart被他们三个逗笑了,招呼着他们快吃,自己也跟着坐下。“我开动了!”三个人宛如小孩子一样。

  吃完早饭,进之介都有附赠品——一杯热牛奶。Brain和Medic抗议多次,均抗议无效。两人在这一点上难得统一战线,嫌弃这对秀恩爱无下限的夫夫。进之介和Heart带上便当,准备出门上班去。走到玄关,Heart想起什么似的,对正在洗碗的Medic说:“Medic,永梦那边收留了一个伤者,等会和Brain过去照料下。”“伤者?”Medic和Brain疑惑地问道。“永梦的熟人,好像叫Lucky,战队的。”Heart解释说。“知道了。”Medic和Brain回答说。进之介想去看看那个被收留的人,但被Heart拦了下来,说人还没醒,等晚上回来再说。

  因为临近年末,公寓里一个个都忙翻了。三楼那三户集体失踪。二楼,听说因为海东奋斗在夺宝第一线,士无奈之下也跟着去了。弦太朗和贤吾因为学业重,每天都很晚回来,Chase和刚也为了比赛出门去了。翔太郎听说被案子压着,几天能回来一次就不错了。花家的黑诊所最近生意兴旺,也少回来了,飞彩去了美国开学术研讨会。二楼的常驻人员也就只有映司和Ankh,一楼就只有进之介一家和永梦家了。这也是为什么Heart要让他家两个去帮忙的原因了。

Medic和Brain解决完家务,带上门,去了永梦那。

  到永梦那的时候,帕拉德才刚起来,连睡衣都没换。永梦正在做早饭,早饭很简单,只有蛋包饭而已。“Heart樣让我们过来帮一下忙。”Medic说。“啊,真是帮大忙了,麻烦把Lucky的衣服丢去洗衣机洗一下。”永梦如释重负,指了指地上的衣服,对Medic说。Medic点了点头,围上小围裙,转身去晾衣服。她得先把洗衣机的衣服晾了,然后才能把Lucky的衣服洗了。Brain指了指还躺在小沙发上的Lucky,说:“这就是Heart捡回来的人?”“嗯,他叫Lucky。”永梦将蛋包饭放在桌子上,回答说。帕拉德洗漱好出来,看见桌子上的蛋包饭,一手捞过麦提,飞奔到饭桌边。他在后背垫上麦提,拿起勺子开心地吃了起来,永梦也坐了下来吃饭。帕拉德似乎对家里多了一个睡者的病患并不在意,看起来很开心。Brain靠着沙发,随州拿起地上的杂志,漫无目的地看着。

Medic晾完衣服进来,就看见这么一幅光景——帕拉德和Brain正在游戏大战,永梦在洗碗。一只buster和一只Roidmude,一起打游戏,不见得有什么好结果。如果再加上其中一个是游戏狂,一个是软件设计师,那简直堪比世纪大战了。Medic看着玩得很投入的两人,决定先暂时不管这两个现在肾上腺素蹭蹭涨的家伙。她一边将Lucky的衣服收进洗衣机里洗,一边问道:“新的游戏吗?”“黎斗桑新做的,说还是体验版,好像是帕拉德从他那里敲来的。”永梦将洗好的碗码整齐,有些无奈地说。“真是一个好看的男孩子啊。”Medic走到Lucky身边,看着他说。Brain立马转过头,一脸严肃地说:“Medic,你可不能看上他!他可没我好,更还没Heart好啊!”Medic看了一眼Brain,放弃和这个有妄想症的八嘎说话了。

  一个早上就在Medic抱着麦提补剧,顺路看看昏迷着的Lucky,而三个男孩子沉迷游戏,无法自拔中,悄然逝去了。

  接近中午,永梦看了一眼时钟,放下游戏机,决定先去做饭。“Medic和Brain中午就留下来吃饭吧。”永梦说,他们两个也没拒绝。永梦这一刚踏进厨房,还没开火,他家房东就提着一大堆东西,推开了门。永梦白天在家大多不会关门,因为大家都喜欢来他这坐坐,串串门什么的。“左宫小姐,你怎么来了?”永梦看着左宫手里大大小小的袋子问道。“啊,某个蛋黄酱捎给我的特产啦。想着一个人吃也无聊,就过来找你们啦。我还叫了映司和Ankh哦。”左宫换上室内鞋,提着袋子,放在餐桌上,说。“那中午就吃火锅吧。”永梦翻了翻左宫带来的食材,笑着说。左宫当然开心地应承了。Medic也放下麦提,准备下厨帮忙。左宫一转身,看见躺在小沙发上的Lucky,问道:“这是谁家的小青年?这么可爱。”“他叫Lucky,是宇宙战队九连者的一员,我的朋友。”永梦将食材搬到厨房,说。Medic也围了个小围裙,把食材放在水槽里,说:“他也应该差不多醒了吧。”“受伤了吗?”左宫也挽起袖子帮忙,问道。永梦边洗菜,边点了点头。

  在里屋打游戏的帕拉德和Brain那同时传来了“Game Over”和“Game Clear”的声音,帕拉德心情极好,用微微提高的声调得意地说:“Brain,你输了。”“你们玩了一早上?”左宫问道。“没错,完美地六连胜,果然还是永梦比较好玩。”帕拉德趴在纸门边,得意地说,后半句竟还有些委屈。“啊,完美的六连败啊。”Brain深受打击地躺在榻榻米上,说。“没事,飞彩还八连败过呢。”左宫安慰道。“Brain主要是备受打击,作为高智能的Roidmude居然被buster给ko了。”Medic不紧不慢地给Brain补了一刀。Brain瞬间觉着没爱了,自己真是白疼Medic了,补刀这么狠。

  门外的嘈杂声打破了门内的安宁。左宫和永梦连忙放下手里的活,赶出去看。这刚出门口,就差点被突如其来的爆炸波及。感觉不对劲的帕拉德,Medic和Brain连忙赶了出来。“这群家伙是什么情况?!”Brain习惯性地用手帕擦额角,看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杂兵,有些无措地问道。“我是双子座的家老,卡古博特,快把狮子红交出来!要不然,立马杀了你们!”领头的狂妄地说。“喂喂,在别人这撒野还有理了?”左宫挑了挑眉,说。这种事她见多了,毕竟公寓里那么多假面骑士,没人上门找茬那才有怪。她通常是不会理的,因为有当事人啊。但这么狂的,还真不多见。永梦和帕拉德拿出驱动器变身,冲了上去。左宫看着两个突然兴奋的人,无奈地摇了摇头,说:“Medic,Brain,后方就交给你们了。”两个人点了点头,变回Roidmude的形态。左宫抡起倚在窗户下的铁棍,也赶过去掺和一脚。

  左宫的剑法很好,打起小兵丝毫不吃亏,Brain和Medic负责拦下饶过他们三个的杂兵,帕拉德和永梦则是拦下双子座的家老。刚回来的映司看着门口的大混战,着实吓了一跳。他找个地方安置好手里的东西,拿出变身器,朝着Ankh喊了一声:“Ankh!”Ankh啧了一下嘴,从怀里拿出硬币盒,将三枚红色硬币抛向冲向敌人的映司。映司很顺当地接住了,“Henshin!”那炽热的红也为战场添了几分艳丽的色彩。Ankh也露出右手,有些不耐烦地拍开冲过来的杂兵。

  纵使有三个骑士,两只Roidmude,还有一只Greeed和一个人外,也完全招架不住越来越多的杂兵。“这些家伙怎么会越来越多!在这么下去,太不利了。”Ankh皱着眉说。不知何时醒过来的Lucky步履蹒跚地闯进了战场。“卡古博特,我在这!”Lucky拿出狮子球玉,喊道。Medic在洗衣服的时候,把他的东西都放在桌子上了。“star change!”Lucky变身了。“超级之星,狮子Red!”Lucky依旧摆了pose。“你的伤还没好,别乱来啊!”Medic担心地说。“找上门的架,哪有理由不打!真是超lucky!卡古博特,我要在这灭了你!”Lucky兴奋地说。左宫看着Lucky,总感觉像谁。

  Lucky冲了上去,用刀隔开了对死帕拉德的卡古博特,顺路附送给了他几枪。左宫见此,干脆放弃了继续用铁棍的想法,她现在也开始热血沸腾了。她召唤出属于她的武器:“魔神弓!”一把弥漫着魅惑气息的弓就出现在她的手中。这也算是一件礼物吧,来自某位神明的。他们是什么关系?嘛,总会知道的,别急嘛。她将弓折成两半,变成两把短剑。Ankh和映司飞了起来,利用在空中的优势,发起了攻击。Lucky和帕拉德,永梦联手,对抗卡古博特。

 


评论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