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豆花开君归否

目前算是暂离日圈。沉迷史圈中,玄亮和怀瞾是史圈本心。两对君臣都是千古佳话!三国在下只认央三,还望见谅。偶尔产粮,糖多于刀。有时候会坑文,短篇较上手,欢迎各路人马勾搭!

说好的糖。。。今晚顾着浪了,所以拖到这么晚。并不是很美味,时间线是赤壁之战后,可代入央三。有ooc。以上


无题

刘备与诸葛亮的关系大部分人都心知肚明,只是没去挑破罢了。纵使没到互通心意的那一步,也是迟早的事。一见钟情,放着两人身上还挺合适的。

  诸葛亮去江东的那段时间,刘备每天处理完公务,总会跑到江边,望着东吴的方向,担心他睡得好不好,吃的好不好,东吴的人有没有刁难他。有时也会在江边抚琴,弦弦思念。几个兄弟知道他思念之苦,担忧之心,也就没去说过刘备。毕竟他们也担心他们军师,独自在东吴,能放心才怪。

  诸葛亮回来的那个晚上,刘备早早就和诸将在江边候着了。越临近约定时间,刘备就越冷静不下来,两眼巴巴地望着江面。好不容易盼到那一叶小舟入港,他举起双手朝着小舟挥了挥,大步走到舟边,一把扶下他的军师。从孔明指尖传来的微凉感觉,刘备感觉到诸葛亮真的回来了。

  诸葛亮中军帐点完将,就一边让孙乾简雍备下庆功宴,一边拉着刘备去看周郎火烧赤壁。

  周郎这一把火烧得曹操水军大伤元气,刘备看着火光冲天的曹军水寨,紧握着孔明的手,激动地说:“军师神机妙算,周郎这把火烧得好!”“这下曹军无力南征,必回北方修养矣。”诸葛亮笑着说。手中羽扇轻摇。刘备放开诸葛亮的手,背着手,眺望着火光冲天的赤壁。这个枭雄眼里闪闪发光。

   诸葛亮算着诸将也该回来了,说:“主公,诸将也该回营复命,我们回去给诸将庆功吧。”“好。”刘备转身,笑着与诸葛亮回到了营中。

  孙乾简雍已摆好酒宴,众将也都归来,脱下铠甲,换上便服。赵云抱来一坛酒,张飞闹着不醉不归,刘备笑着和张飞嬉闹了几句,诸葛亮招呼他们快些入席。其他文武众人也皆来贺。两人脸上始终满载笑意,高兴不已。

  关羽是最晚回来的,他没有在华容道杀了曹操,回来请罪。在刘备和诸将的求情下,诸葛亮算是免了关羽的死罪,要他戴罪立功。

  庆功宴并没有因此受到过多影响。张飞抱着酒坛,非要和他二哥划拳。关羽一向宠爱这个弟弟,也就没有推却。赵云怕张飞会灌醉关于,也掺和了进来。众人也纷纷向刘备和诸葛亮敬酒,大有不醉不休之意。

  这两个人倒好,来者不拒,一饮而尽。但诸葛亮毕竟是文人,几轮下来,脸上已经红扑扑的了。刘备担心众人真会灌醉诸葛亮,帮他挡了不少。即使如此,还是有不少下肚。诸葛亮的眼中有了几分醉意,带着几分旖旎的色彩,如同天上谪仙坠入凡尘。

  他轻叹了一声,对众人说:“备不能多饮,先去休息了,诸君尽兴。”然后拉起诸葛亮离开了宴席。众人情知这只是为了让军师脱身,也就没有多加计较,继续享受宴席。

  刘备废了好大劲,才把他家这个已经醉了几分的军师劝上床睡。帮诸葛亮盖好被子,他酒兴上来,坐在古琴前,抚起琴来。

  诸葛亮虽然带着几分醉意,但并没有睡过去。他听到琴声,本想坐起来,但酒劲一来,身子沉重,竟是起不得,只好翻身过去。抚琴时的刘备,少了几分战将之气,多了几分君子之感。本来就温润尔雅的人,在古琴的衬托下,更加有君子如玉的感觉了。

  刘备没发现诸葛亮在看他,依旧抚琴,沉浸其中。一曲毕,刘备终于发现他家军事不但没睡,还在盯着他。“孔明,备可入法眼?”刘备起了玩笑心,笑着问道。“主公所奏之曲,甚妙。”诸葛亮也笑着回道。“那人呢?”刘备问道。“亦入得。亮的主公自是天下无双的。”诸葛亮想了想说。刘备没想到喝点酒倒是让诸葛亮大方多了。

  “孔明猜猜我琴音之中有何含义?”刘备挪到塌边,说。“亮听得出琴音之中有久经沙场的豪迈,壮志未酬的苦愁,还有几分欢乐。”诸葛亮边回味刚才的曲子,边说道。“孔明猜那几分欢乐是为何?”刘备又问道。“因为周郎火烧赤壁,大败曹军?”“非也,虽然这也是一件乐事,然而却非琴音之乐也。”“因为兄弟相伴,征战四方?”“非也,此虽为人生之乐,但非琴音之乐。”诸葛亮连番猜测不中,只好说:“亮还请主公明示。”“琴音之乐,乃因备得孔明。孔明乃备幸得之人。”刘备浅笑着,熠熠生光的眸子望着塌上人,诚挚地说。诸葛亮望着那对让人沉沦的眸子,有几分惊诧,亦有几分喜悦。“亮亦幸得主公。”诸葛亮也浅笑着回道。刘备笑了笑,在心里默默补上一句,备心悦于君。

  刘备给诸葛亮拉好被子,吹灭灯火,脱下外衣,也上了榻。他轻声对诸葛亮说:“孔明睡吧,在江东怕是没睡过好觉。”说着,他将人拢进怀里,蹭了蹭诸葛亮的青丝。怀里的诸葛亮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,抗不过酒劲,睡了过去。刘备也跟着睡了过去。他不知道,这是诸葛亮出山后的第一个安稳觉。

   


评论(24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