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豆花开君归否

目前算是暂离日圈。沉迷史圈中,玄亮和怀瞾是史圈本心。两对君臣都是千古佳话!三国在下只认央三,还望见谅。偶尔产粮,糖多于刀。有时候会坑文,短篇较上手,欢迎各路人马勾搭!

年前放最后一次毒…虐段子虐段子虐段子,重要的事说三遍。ooc依旧有。。。cp多对,有死亡,无厘头之作。废话不说,往下看。

曹郭
“奉孝啊,行军闲时,这样和你说说话也挺好的。新开的状元红,喝喝看。”
“明公,嘉没加错的话,这是明公当年起义时酿的吧?”
“奉孝好记性,你可是第一个喝到这酒的。”
“那嘉谢过明公。”
曹操将杯中酒倾于郭嘉墓前,望着墓碑,似乎能透过墓碑看见那个意气风发的青年。

策瑜
“伯符兄,瑜帮你守着东吴可不容易,你要怎么报答我?”
“伯符兄,仲谋之文武,也不输于你。”
“伯符兄,子瑜的弟弟计不在我之下啊。哦,他叫诸葛亮,表字孔明,是刘备的军师。”
“伯符兄,我决定和刘备联手抗曹了。”
“伯符兄,子敬太过忠厚老实,又被刘备和诸葛亮哄回来了。”
“伯符兄,对不起,因为瑜,害得你的小妹成了刘备之妻。”
“伯符兄,我不能再为你守住这东吴了。”
“公瑾,你也该休息了。我弹琴给你听,可好?”
“‘曲有误,周郎顾。’伯符兄可真会算计。”
病榻上的公瑾似乎又听见伯符的琴音,看到舒城的桃花,浅笑着睡了过去,不再醒来。

玄亮
“先帝,亮无法再临阵讨贼,兴复汉室了。亮辜负了你白帝托孤之情,三顾茅庐之恩。”
“孔明,说什么呢?备怎会责怪孔明?倒是备害了孔明,害得孔明这么年轻就病成这样。”
“先帝,亮也不年轻了,亮都五十四了。”
“备五十四岁之时,可是最为得意之时,所以孔明不老。”
“先帝还在计较二十岁的差距?”
“备不也等了十二年,备又怎么会计较?倒是备有幸拥有孔明最美好的年岁。”
“主公可真爱哄亮。”
“孔明叫备主公,就像回到以前了。孔明,我们回隆中可好?你不是一直念着隆中的那一亩三分地吗?”
“亮听主公的。”
“那你在备怀里睡会,备带你回隆中去。”
羽扇滑落在地,残阳照在小车上。车上的人睡了过去,嘴边还挂着笑。空气中似乎混杂着桃花酿的香气和铮铮马蹄声。

评论(52)

热度(5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