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豆花开君归否

目前算是暂离日圈。沉迷史圈中,玄亮和怀瞾是史圈本心。两对君臣都是千古佳话!三国在下只认央三,还望见谅。偶尔产粮,糖多于刀。有时候会坑文,短篇较上手,欢迎各路人马勾搭!

赶在除夕的尾发文的心情很微妙。。。。过年系列正式开始更新,两个背景。季汉(即古代背景)私设有小凤凰还活着。武侯祠背景私设大家现在可以和平相处,互相往来。两个背景分开发,可以点开tag看。ooc,文笔差个半死。。。。不介意就往下看咯


过年系列之大年三十(季汉篇)

  临进年关,刘备开始算着把驻守在外的将领召回来。关张二人是最先安排好事务,赶回成都的。子龙,孟起也随后也赶了回来。如此人也算凑齐了,全赶在大年三十前回来了。

  刘备帮着置办年货,准备除夕宴请群臣。诸葛亮忙着犒劳三军,准备军防。二人还要处理政事,三天两头也就上朝能碰个面了。

  折腾了好几天,算是将诸项事务在除夕前全部安排妥当。繁忙之中,丞相还不忘写桃符可以换。

  除夕那天,宴请群臣,大赏三军,辛苦大家一年的工作和在外驻守之劳。除夕夜还有家宴,家宴可就随意多了。换上常服,吃着主公亲手做的月牙馄饨,丞相亲自熬的羊肉汤,喝点小酒,这才叫过年。

  除夕夜的家宴,通常也就五虎上将,再加上龙凤,其余人都在家陪老婆孩子守岁。

  “大哥,俺可是带回了几瓶陈年佳酿!快温了来喝!”张飞换上常服,提着两坛酒,扯着他的大嗓门喊道。“翼德,别喊那么大声,整个成都都听得到了。”孟起开玩笑说,两人不打不相识,如今关系好得不得了。云长无奈地看了一眼他这个宝贝弟弟,说:“三弟,酒拿来,二哥温去。”翼德连忙把酒给云长,问道:“大哥和两位军师呢?”“大哥和孔明军师在厨下忙活着呢,庞先生应该再给侄儿们检查功课吧。”云长接过酒说,转身温酒去了。

  成都下了一天雪。傍晚才止住,地上有一层薄雪,庭院里的梅花香气似乎也融在雪里了。孟起偷偷搓了个小雪球,趁着子龙没有注意,丢向子龙。被雪球正正砸中的子龙愣住了,趁着子龙愣住的时间,又一个雪球飞了过去。子龙终于回过神,连忙躲过去。子龙性情与孟起虽不是最为相近,却是感情最好的一个。子龙不再等着挨打,一边躲过对头丢来的雪球,一边反击,可惜略处下风,翼德跃跃欲试要凑热闹,大喊一声“俺老张来帮你!”,抄起雪团就望孟起砸。孟起一边喊着“不公平!翼德!”一边反击。以致于检查完功课的阿斗,兴奋地奔向“战场”,一边说着“孟起叔,阿斗也来帮你!”一边用手将雪拨向翼德。院子里混合着大人与孩子的笑声,暖融融的。

  转到厨下,云长在温翼德带回的酒,陛下在下月牙馄饨,丞相边搅着馄饨,边和陛下闲聊几句,阿斗检查完功课的士元倚在门口看着。

  “士元,帮阿斗检查完功课啦?”陛下问道。“检查完了,太子在院里和翼德将军,孟起将军,子龙将军玩雪呢。”士元说。“定是孟起起的头,孟起也就这个时候像个孩子一般了。”丞相颇有几分无奈地说。“三弟怎的也掺和进去了?越活越像个孩子了。”云长说。“让他们闹去吧。过年就别和他们计较了。”陛下笑着说。

  厨下这边其乐融融,进宫参加家宴的宪和可就惨了。刚踏进门,四个雪球就朝他飞了过来。他连躲都没来得及躲,四个雪球直接砸他身上,还有几粒雪顺着衣襟滑了进去,冷得他打了个冷颤。他幽怨地看向已经不知溜到哪里去的“罪魁祸首”,压着火气说:“张翼德,赵子龙,马孟起,你们几个最好别被我逮到!还有阿斗!”他解下披风,命宫人升起火炉。准备去后厨找几个“罪魁祸首”的主算账。

  他刚踏进后厨,就被一阵香气吸引住。“这汤里放的什么料?这么香?”宪和问道。“是孔明自己做的了,备也不是他用的什么。”陛下笑了笑说。“孔明可否告知雍?”宪和问道。“这料底就是几味驱寒除湿的药材,改天亮送一些给宪和便是。”丞相笑着说。“简先生为何来此?以往不都在大厅歇着吗?”云长问道。宪和这才想起自己来的原因,颇有几分无奈,说:“雍一来,就被砸了一身雪哩。”“这四个呀!”陛下似无奈地轻笑,“宪和别与他四人计较了,也就过年能让他们玩儿了。”“你都这么说了,我也不计较了。”宪和说。他火气消了一半儿也没打算与他们计较。

  月牙馄饨出了锅,云长也将酒搬了出来,汉升老将军赶在开宴前进了宫。人呀就都到齐了。殿里弥漫着月牙馄饨的清香和酒的醇香,再加上暖融融的烛光,颇有除夕的味道。

  四个人闻着香味,也跑了出来。宪和专门摆了个脸,给他们四人看。四人情知自己做的是有些过分了,讨论了一会,决定让翼德去道歉。

  翼德陪着笑,给宪和满上酒说:“简先生,你消消气,喝酒啊。俺老张给你陪个不是。”翼德脸上砌满讨好的笑,丞相和陛下两个用力憋着笑。“三将军这是不欢迎雍吧。”宪和板着脸说。“简先生啊,我们几个不就是闹着玩嘛。先生消消气啊。”翼德道。“宪和,你就原谅翼德他们几个吧。”陛下忍不住也帮着求情。“陛下都这么说了,雍安敢不从?”宪和说。翼德一听,脸上跟开了花似的,眼睛闪着光。孟起和子龙也端着酒过来赔罪,阿斗也跟着三个叔叔跟宪和乖乖巧巧地道了歉。宪和笑了笑,把赔罪酒悉数饮尽。陛下和丞相见此也都笑开了。一段小插曲算是告一段落。

  吃完月牙馄饨,大多会再来一碗汤。那羊肉汤,浓厚醇香,唇齿留香,颇受喜爱。这羊肉汤从选材到熬制都是丞相一人操办,也就家宴的时候能喝到。

  “明年又是一个好年啊。”陛下笑着说。“主公一定可以实现宏愿的。”丞相喝了点酒,笑眯眯地说。“明年厉兵秣马,统再与诸将北伐。”士元轻摇着小蒲扇,信心满满地说。“明年,我和二哥会继续为大哥驰骋沙场,完成大哥宏愿。”翼德抱着酒坛子,豪迈地说。“忠虽年逾半百,愿为主公穷尽皓首。”汉升老将军掷地有声地说。“玄德,我这辈子就全交给你了。这大后方,有我们齐心协力帮你守着。”宪和半醉着,真挚地说。“备此生能与诸位相知相遇,共同匡扶汉室,还于旧都,实是人生之幸也。来年,我们君臣同心协力,定又是一个好年。”陛下笑着,慷慨激昂地说道。

  在烛光之下,他们君臣不再拘束,倾心交谈。

  想必来年,会是一个好年岁。陛下笑着,一边喝着酒,一边想道。


评论(8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