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豆花开君归否

目前算是暂离日圈。沉迷史圈中,玄亮和怀瞾是史圈本心。两对君臣都是千古佳话!三国在下只认央三,还望见谅。偶尔产粮,糖多于刀。有时候会坑文,短篇较上手,欢迎各路人马勾搭!

过年系列的武侯祠,注意事项看季汉篇,可以点开tag

过年系列之大年三十(武侯祠篇)

  转眼之间,也到了大年三十了。武侯祠腊月二十八开始就有庙会,年年为了看个庙会,其他人总会老早就赶回来。所以武侯祠老早的就热闹着,陛下还请了人,曹孟德和他家奉孝,还有荀令君,元直,江东双璧。孙权常年不在邀请行列,不过想想也能明白是为什么。

  三十一大早,陛下就起来了。人间要贴春联,他们这要换桃符啊。这桃符从他们生前就一直是由丞相在写。丞相字好看,陛下喜欢得很。宪和说他不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嘛,年年回来过年被闪瞎。但是丞相的字的确无可挑剔。

  字是丞相写的,但刻字的是陛下。因为丞相高,所以常常是丞相负责换桃符。因为桃符挂了一年,早就有了一层薄薄的灰尘,怕丞相被灰尘呛到的陛下都是自个把旧桃符卸下来,不舍得丞相动手。

  云长接过卸下来的旧桃符,陛下转身帮丞相扶住梯子。丞相小心翼翼地爬上梯子,子龙按住新桃符的下端,丞相用青铜钉子把上头钉住。钉好钉子,丞相慢慢爬了下来。陛下连忙伸手把人扶了下来,生怕摔着。其余人早就习惯他们之间的亲密,选择性无视。

  换好桃符,丞相还没从梯子上下来呢,就听到郭嘉清朗的声音:“昭烈帝,孔明先生。嘉来蹭酒了。”“奉孝,你忘了,孤可是下了禁酒令的。”曹操浑厚的声音随即而来。陛下一边把丞相扶下来,一边说:“郭先生,孟德也是为了你好啊。”“昭烈帝陛下,奉孝要是听话,也就不用明公老是下禁酒令了。”荀彧无奈地说。“文若,奉孝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跟着进来的元直说。“大家都过来了啊,快请里面坐。”陛下一边搬开梯子,一边招呼道。“伯约和士元呢?”看了一遍人的丞相问道。“他们两个和伯符,公瑾在后边忙活呢。”陛下说。“难得啊,那两位居然会提前来,还在帮忙。”元直说。“他们两个前天就来了。”陛下笑着说。出门买食材回来的宪和公祐被陛下留下来待客,他和丞相去后边准备宴席。孟起他们几个也被拉到后厨帮忙。

  后院里,摆着桌子,四人正在和面。伯符一边擀面皮,一边用面粉抹在身旁的公瑾脸上。重复了好几次,公瑾脸黑了下来,沉声道:“孙伯符!”伯符瞬间怂了,陪着笑说:“对不起啊,公瑾。要不我亲你一下?”公瑾还没来得及回答,伯符就朝着公瑾的脸亲了一下。公瑾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,瞪了一旁装无辜的伯符。士元挑着眉,心里道不愧是江东小霸王,有魄力!伯约开始想念他家那个投胎去的钟士季了,大过年的被秀一脸,今天的小甜姜也变成了小苦姜。

  “你们面皮都做好了吗?”一踏进后院,丞相就问道。“已经差不多了,丞相。”伯约笑着说。但是看到又穿情侣装的君臣,伯约的笑瞬间没了。你们怎么一个个都这么没天性!伯约在心里蹲墙角画圈圈。“那孤下厨做馅料去。子龙孟起,你们帮孔明准备羊肉汤,云长,你劈些柴火,翼德,熬八宝饭就交给你了。”陛下利索地下着命令。所有人按令行事。

  陛下拿着做好的馅料走出来时,江东双璧那对已经闹开了。两人满身面粉,白呼呼的。“伯符,公瑾,你们还是去换套衣服吧。”陛下看着闹得正欢的年轻人,说道。两人看了一眼彼此,大笑着回房换衣服去了。

  丞相看着羊肉汤差不多了,交代子龙孟起几句,就出去帮忙包饺子。陛下挽起袖子,手速飞快地包着饺子。陛下包的饺子,馅足皮薄,好吃又好看。丞相站在陛下旁边,也跟着包了起来。陛下喜欢看丞相写字,弹琴,过年看他包饺子,因为丞相手好看。“孔明的手真好看。”陛下微微勾起嘴角,说。丞相心情极好地挑起眉角,微微笑着。“孔明笑着也好看。”陛下将包好的饺子放在漆盘里,又道。“玄德,专心包饺子。要不今晚可就吃不上了。”丞相看着一直笑着的陛下,无奈地低声道。私底下,丞相有时还是会叫陛下的字的。陛下连忙收回心思,包起了饺子。

  包完饺子,两人也是满身面粉,还有些油腻。丞相让伯约把饺子拿去下,他们两去换身衣服好见客。伯约点了点头,端着饺子去了厨下。

  换完衣服的双璧专门下厨做了几个吴菜,子龙和孟起一边盯着羊肉汤,一边闲聊。伯约感觉自己又是一个多余的。今天的伯约真的很心累。子龙帮着伯约下饺子,孟起一边笑着,一边搅拌着饺子。饺子不能粘锅,否则就不好吃了。

  陛下和丞相换了一身美美的衣服出来,依旧是情侣装,腰间带着一对的双鱼佩。陛下美衣服可是被记录进传记的事,外面的展览馆还挂着那句话呢。陛下和丞相抱怨过,一天让人念个几百次的,他的脸还要不要了。但在这种大场合,特别是有江东双璧和曹孟德家的人,他们更乐意穿美美的情侣装。明里暗里都要秀恩爱,大场合更要秀,这是季汉众人早就有的觉悟了。

  陛下围个青色的围裙,炒了几个小菜,丞相拿出珍藏的佳酿,一切都做好后,也就开宴了。

  郭嘉看到有酒,早把禁酒令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,眼睛放着光。曹荀二人千叮万嘱,全没了。曹操知道拦不下郭嘉喝酒了,说:“奉孝,喝酒可以,但必须孤说不能喝就不能喝了。”郭嘉满口应了下来。但是曹操高估郭嘉对酒的抵抗力了。他最后居然和翼德划拳喝酒,双璧也掺和进去。这倒好,四个喝倒三。郭嘉最后是被曹操强行夺下酒盏,打横抱回屋休息的。郭嘉窝在曹操怀里,还低声喃喃着:“孟德。。。嘉还要喝酒。。。”“还喝啊,奉孝,再喝的话那可就惨了。”曹操无奈地低声回道。这个奉孝,真不让人省心啊。曹操无奈地将他放在榻上休息,想道。公瑾也被伯符送回去休息,翼德被他二哥强行带回去回去休息。

  几位老大凑在一起,一边喝着酒,吃着菜,聊着琐事。伯约,文若,元直三个也聊到一堆去了。成都飘着零零落落的雪花,园中栽着的梅花也开了花,香气融进一切。

  这是第几个如此安平的除夕了。陛下眯了眯眼,想道。

  

评论(7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