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豆花开君归否

目前算是暂离日圈。沉迷史圈中,玄亮和怀瞾是史圈本心。两对君臣都是千古佳话!三国在下只认央三,还望见谅。偶尔产粮,糖多于刀。有时候会坑文,短篇较上手,欢迎各路人马勾搭!

今天太浪了。。。发文发文


过年系列之正月初一(季汉篇)

  因为昨晚守岁,大家也都在宫里歇着了。丞相被陛下说了一通,才肯与他抵足而眠。其余人睡在偏殿。

  早上起来,用过早膳,陛下寻思着带上丞相出去走走。关张二将先回了府,子龙与孟起吃完早饭就一溜烟不见人了,汉升老将军去严颜老将军那里做客,就只剩下宪和和士元还在宫中。察觉出陛下心思的士元,打了个借口,带着宪和离了宫。

  陛下看众人也都各干各的,便去找丞相,说:“孔明,我们乔装一番,出去走走。如何?”丞相难得同意了,陛下很是高兴,简单地乔装一番,给前来请安的阿斗交代几句,就带着他的丞相不见了。阿斗看着父皇消失的身影,欲哭无泪,到底还是丞相重要的父皇,新年第一天这么对待儿子。

  成都的街上,人来人往,热闹非凡。新年的气息在大街小巷里弥漫,这个刚建立不久的政权国都,也洋溢着新生的气息。

  陛下挽着丞相的手,生怕被人流挤丢。街上小摊特别多,货物也不尽相同。陛下东瞧西望的,想瞧瞧有没有什么好玩意送给丞相当礼物。丞相也偷偷留了个心眼,想买点东西给陛下,庆祝一下新年。

  陛下瞧见一个小摊上有一对双鱼佩,连忙拉着丞相挤了过去。那对双鱼佩静静地被挂起来,似乎在等待有缘人。陛下小心翼翼地取下那对双鱼佩,晶莹剔透的质感很令人喜爱。摊主见陛下对双鱼佩很是喜爱的样子,连忙说:“这双鱼佩啊,可一分为二,另一半送给夫人很适合,客人。”陛下看着双鱼佩,越看越欢喜。掏钱买下后,将玉佩收好,心情颇好地继续带着丞相逛街。

  丞相一边跟着陛下四处乱逛,一边瞧着小摊有没有什么好东西。一只白玉簪子直直闯入他的眼中。那只白玉簪子款式简单,远远望着并不出众。丞相莫名觉得这就像他的主公,在当初群雄逐鹿之时,他的主公也是如此的不显眼,但他还是应了他三顾之意,陪他策马扬鞭,打下这一方江山。他走了过去,忘记被落下的陛下。陛下连忙追了过去,看见他家丞相看着一只白玉簪子出神。还没等陛下出口,丞相就已经付钱买下簪子了。

  两人又闲逛了一会,给阿斗买了些小玩意,给士元买了剑佩,在锦里找了家店,吃了一顿。两人这才踏着残阳回到丞相的私人府邸。

  丞相的私人府邸不大,但却是陛下亲自挑选的,连园林都是陛下自己设计的。他和丞相相处十几年了,对丞相比谁都要了解,件件事都亲力亲为,保证丞相满意。

  两人在后院的小亭坐下,陛下如同以前向丞相请教一样,沏好茶,放在两人中间。陛下从袖中取出那对双鱼佩,将另一半玉佩递给丞相,说:“这另一半给你,孔明。”丞相愣了愣,说:“送给亮不太合适吧。”“哪有什么合不合适的!孤说给你就给你。”陛下见丞相有推脱之意,连忙说。丞相听他连孤这个称呼都搬出来,知道他执意要把玉佩送给自己。丞相只好收起那另一半的玉佩,说:“那亮谢过主公了。”陛下喜上眉梢,说:“这就对了嘛,备见那玉温润可人,就像孔明一样,故而买之。我得孔明,如鱼得水。这句话,一辈子都不会变。”丞相脸上明显多了几分欣悦,陛下也跟着微微笑着。

  喝了几杯茶,两人都没说什么,但却毫无尴尬之意。他们有多久没这么轻松坐在一起喝茶了,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。“主公,这白玉簪子送给你。”丞相想起还没把白子簪子送给陛下,拿出簪子说。陛下喜出望外,连忙接了过去。陛下将簪子反复看了几遍,越看越喜欢。简单的款式,剔透的玉,簪子还留着些许体温。丞相抿了口茶,说:“这簪子很想当初的主公啊。”“是啊,当初的备,四处依附,居无定所,兵缺粮少,怎么样都不显眼的那一个。可备这辈子有幸请得孔明出山相助,打下这一方江山,也是备之幸了。”陛下如获珍宝似的收起白玉簪子,说。“亮得遇主公,亦是亮之幸耳。”丞相笑得轻轻的,说道。陛下笑得愈发好看。

  两人就在亭里喝茶闲聊,陛下以“天色都这么晚了,备就留宿这里了”再加上不容拒绝的语气,成功赖在丞相家。而且特别轻车熟路地拉着丞相去睡觉。丞相看着反客为主的陛下,觉得自己心软留下主公,似乎是个错误。

  外边月色正良,正月初一也就这么溜走了。


评论(4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