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豆花开君归否

目前算是暂离日圈。沉迷史圈中,玄亮和怀瞾是史圈本心。两对君臣都是千古佳话!三国在下只认央三,还望见谅。偶尔产粮,糖多于刀。有时候会坑文,短篇较上手,欢迎各路人马勾搭!

失踪N久的阿倾重出江湖啦!趁着陛下的忌日,摸了一把文,实在不好吃了。。。。太久没写了。。。。手生了。。。呜呜呜呜呜


  陛下走了几年。一晃,又是陛下的忌日,四月二十六了。丞相难得放下公务,跑去太庙待着。

  太庙四周种着桃花,还有竹子。四月底,正是桃花的花期快要结束的时候。空气里还飘着几丝桃花香气,甜而不腻,像极了那个已逝的人。性如烈阳,仁和淳厚,似骄阳,似桃花。看见太庙的桃花,他总会想起那个人。

  当年商量太庙周围种什么的时候,陛下兴冲冲地拍板决定,就种桃竹两种好了。丞相询问其故的时候,陛下笑得开怀,说:“因为孤与二弟三弟于桃园结义,第三次去茅庐拜访之时,正是桃花初开之时。桃花开了,还可以酿酒给孔明喝啊。至于竹子啊,孔明自己不就是竹子么?备百年之后,看着竹子,就像看到孔明一般啊。”陛下还摆出一副“孤有理,不许反驳孤!”的模样,让丞相哭笑不得。最后丞相也没反驳,应了下来。

  丞相看着灵位,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桃花酿,眼神里冷静得过分。“亮说吧,陛下走了,还留着桃花酿给亮,这不存心让亮忘不掉你?陛下可也舍不得亮?亮舍不得陛下。”丞相低声絮语,丝毫没有停下喝酒的架势。

  闻着桃花酿的香气。不由得想起在白帝城的那段时间。他家那位陛下只要身子爽利些,就忙着酿酒,教他习剑。永安宫里也有种着桃树,是专门酿酒的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永安宫的桃花酿出来的酒比成都的桃花还好喝,发现这一点后,陛下乐得多酿一些。他知道,他的身子撑不了多久的,这个天下都要交给他的丞相了。他想给他的丞相留一些念想,专属于他刘玄德的念想。

  每每被丞相逮到,陛下老是笑呵呵地混过去。丞相无可奈何,陛下的身体如何,可以说他是最清楚的。他不希望他的陛下带着任何遗憾离去,虽然他知道,未能兴复汉室,这已是陛下这一生最大的遗憾了。

  “孔明,你试试,新出炉的桃花酿。”本来缠绵病榻数日的陛下难得有了好精神,兴冲冲地拿来新酿好的桃花酿,拉着他的丞相就要喝酒。“陛下,你病还没好呢,怎么能喝酒?”丞相无奈地劝道。然而陛下倔起来,那是谁劝都没用。丞相一番苦口婆心,陛下愣是半个字都没听进去。最后陛下急了,说:“朕让你陪着朕喝酒,哪来那么多话啊!”得,连朕这个自称都出来了,丞相知晓劝不住了,只得妥协。“小酌几杯即可,若陛下不答应,亮有的是法子让陛下喝不了酒。”丞相也“威胁”起陛下。陛下一听丞相答应了,立马乐了,后面两句自动过滤掉了。威胁什么的,自从丞相驻永安宫,他就没少听了,早就习以为常了。

  陛下分别给两人满上酒,轻轻抿了一口,说:“孔明你也试试,备这桃花酿可是天下独一份的。”话里满是自豪。这是他刘玄德才能酿出的桃花酿,他希望孔明一辈子都能喝上。丞相也轻抿一口,凛冽的酒香掺杂了桃花的浅淡香气,醇厚而温和。不愧是主公酿出来的酒,跟主公真像。丞相心里暗想。“怎么样?”陛下小心翼翼地问道,眸中还有几分期待。丞相微微笑了笑,说:“这桃花酿,亮很喜欢。”而且,只要是出自主公的东西,亮都喜欢。这后半句,他没说出来。陛下松了口气,喜上眉梢,眼中带着掩不去的欣喜,让人送上几碟下酒菜,说:“那就好,这永安宫的桃花酿出来的酒,意外地好呢。”陛下眉间的快活,让丞相也笑了起来。

  那天,两人聊了很多。从国家大事聊到家中琐碎,连年幼的趣事也拿出来说。陛下眉间始终洋溢着快活,话说个不停,丞相在一旁听着,时不时插上两句。一小瓶桃花酿就这么喝完了。他记得陛下的最后一句话,“孔明,这天下,备托付于你了。愿来世生于太平时,与君共看山河,痛饮佳酿。”丞相心里开始不安,似乎,有什么要发生。

  丞相没料到的是,那是他最后一次与陛下一起喝酒。那一天,是章武三年的四月二十六。

  饮尽带来的桃花酿,醉眼朦胧里,丞相仿佛看见陛下向他招手,丞相微微勾起嘴角,低声呢喃道:“主公,回来看亮么?”若有若无的桃花香气拢着丞相,丞相浅浅一笑,满足地合上眼。

  他知道,那个人回来看他了。过了四月二十六,他依旧是那个叱咤风云,运筹帷幄,万人敬仰的诸葛丞相。

  陛下,来世可愿再来寻亮?

  孔明,等着备来世去寻你,然后实现备许下的诺言。


评论(8)

热度(22)